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二季第十三集:觀眾提問 1+2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二季第十三集:觀眾提問 1+2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二季第十三集:觀眾提問





內容簡介:

1 回問集:有些在過去集數中出現過,居中有人問三維-五維,那我們現在是處於幾維?是怎樣的過度和如何發生?

在太空站可以看到星星?或依然是以往地面上宣傳的那樣才能去看見或看不見?失蹤人口(那些被拐去太空當殖民者)在過去有發生,那現在還有嗎?

既然當時德國有超強科技為什麼卻戰敗了(希特勒戰役)。

有各種存有在會議出現,那都是如何呼吸在同一種空氣中?存有種類那麼多不是嗎?

既然有複製器了為什麼存有們還要去各星球挖礦?

2 你們提出的問題,科里.古德繼續做回應。

與大衛他們一起來討論秘密太空計畫是如何在公共教育系統藉由測試吸引來招收新成員;


數據轉儲(當大事發生時,人們立即會意識到以前所相信的事全都是騙局、相信的人都是罪犯,以前聽不進去有關陰謀論的訊息,也都將會接受,屆時這些資訊會透過不同媒體傳遞給大眾)的時間軸,導致全面披露;有關跨維度和時間旅行;如何與高我連結。

下一集:揭露宇宙第二季第十四集

揭露宇宙所有集數一覽表:揭露宇宙第一二三季


文字版本:


大衛·威爾科克:歡迎來到《宇宙揭密》,我是主持人大衛.威爾科克。今天的嘉賓是科里.古德,討論的主題是「秘密太空計畫」(Secret Space Program)。在這一集,我根據以往每一集的意見欄中觀眾提出的評論,列印出了一份問題清單,我們一起來看看這些問題。節目製作單位對你們所提出的意見十分在意,也想儘量保持這種共同討論的模式,而不僅僅是只有主持人在向嘉賓提出某些特定的問題。所以這就像是個摸彩箱,我們將有一系列的不同的事情要討論,所以我們來看看它將如何發展。科里,歡迎參加本節目!

科裡•古德謝謝。

大衛·威爾科克:好吧,我們的第一個問題是banjoman1437所提出的: 當他們說我們所處的星團正在進入一個更高振動的地區時,他們意思否是我們的星團在物質實體上正在進入銀河原本就是較高振動地帶的區域內?或者是說我們正由第三和第四密度揚升到第五和第六密度,也就是說以一種更全像的(holographic)方式體現空間位置的昇華呢?

科裡•古德這是一個相當有份量的問題。但由我曾談論過的內容而言,沒錯,從銀河系的中心地帶,有連續整個一連串的射線,充滿不同類型的能量,這些能量從銀河中心不斷湧出並衝擊著地球和太陽系。

大衛·威爾科克:按傳統科學的說法,銀河系的中心是一個黑洞,但你看不見它。他們說,哦,它躲在那個中央巨型星團的後面。

科裡•古德沒錯,但據我們所知,銀河系是個巨型撓場(torsion field)。它就像是一個黃道面(ecliptic plane),帶有能量場,就像是北極和南極一樣,不同的源場向不同的方向旋轉。



大衛·威爾科克:反向旋轉。

科裡•古德(對)反向旋轉。

旋轉環面體
動畫顯示旋轉環面體的外部能量場,由內而外反向旋轉循環不止。
兩個旋轉的環面體
這幅動畫展示科里所述的兩個旋轉的環面體,其能量場由內向外循環旋轉。


大衛·威爾科克:我在《源場》(The Source Field)一書內曾談到,在銀河系中實際上有兩種類型的恒星,它們是以反向螺旋的方向運動。一種順時針方向(左手手勢在上),而另一種則是逆時針方向(右手手勢在下)。科學家承認這個現象,但他們永遠沒有解釋為什麼會發生,或那究竟是什麼。這也證實了你的說法。我想你在太空計畫裡聽到的不僅僅是這些吧。

科裡•古德是的,大量的這類資訊就在網際網路上。正如他們所說,我們太陽系和本區星團,正在這個巨型的撓場內旋轉。我們正在進入我們銀河系的異常部分,至少從1930年代開始,我們一直在有高密度的雲團和高能量的粒子區域內。當我們越來越深入帶有高能量粒子的巨大星雲狀的地帶,由於我們星球所在區域與這些能量相互作用,它把那些能量經由其撓場的能量場帶入星球中,而這些能量經由我們說過的宇宙網(cosmic web)效應,由星球的反饋中釋放出來。

大衛·威爾科克:對。

科裡•古德那麼,我希望這樣多多少少回答了這個問題。

大衛·威爾科克:在接受《In5D》的Greg Prescott特採訪時,你還說過在「太空計畫」中的人員出去取得了那些雲團(cloud)的樣品。那麼你能告訴我們這個故事嗎?因為我們還沒有在這個系列中談過,而你說那些的時候也嚇到我了。

科裡•古德長期以來,他們乘坐星際太空船對那些較大、較有能量且是我們直奔而去的雲團作了些遙控勘測的工作。如此他們瞭解雲團的範圍以及學到了相關知識。但太空船上出了一些意外,有些人發生了不幸。但我不知道發生了些什麼事。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他們飛進了那些雲團中了嗎?

科裡•古德我認為是雲團的場域,他們只是很接近雲團。他們沒有任何防護設施,不像我們在地球上和太陽系周圍所受到防護場的保護。

大衛·威爾科克:我想指出NASA已經公開指出我們即將進入某種他們所謂“本星際雲”(local fluff)的雲團。因此,他們已經承認了這一點,但從來沒提出任何因應措施。



本星際雲
NASA所謂“本星際雲”(local fluff)的雲團

科裡•古德而我們至少從上世紀的30年代開始,就已經進入了“小碎片帶”(small ribbons)。

大衛·威爾科克:對,所以人們進入了這些能量場,而他們會有行為上的問題嗎?

科裡•古德有行為和精神方面的問題。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嗎?

科裡•古德對。他們甚至在正遭逢到那些能量場影響的狀況下測試它的頻率,而這些能量雲團正朝向研究船上那些不知情的人員以及某些太空站上正在作測試的人員所在之處飛來。他們會告訴人們他們正在做一件事的時候,偷偷讓他們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接觸到那些能量。



大衛·威爾科克:非常不道德。

科裡•古德哦,是啊。

大衛·威爾科克:你在收音機的節目中說過,人們會被這個害死。他們在實驗室裡製造出了類似於這種能量的東西,要在實驗室裡害死人嗎?

科裡•古德對。

大衛·威爾科克:那些人發生了什麼事?

科裡•古德這多半取決於個人的狀況 —— 也就是他們是什麼樣的人。如果他們是那種帶有攻擊性的精神特質,則將會精神崩潰。如果他們有潛在的精神疾病,則會顯得更嚴重。

大衛·威爾科克:關於banjoman另外的一個問題: 為什麼大家都想要跳過的第四密度直接到第五密度?我們現在是在第三密度,你不能一次跳兩格啊。為什麼大家老是說第五密度?你認為這是怎麼回事?

科裡•古德說實話,我們怎麼知道它會如何運作?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你在太空計畫中聽過像第四、第五密度這樣的說詞嗎?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你聽過?

科裡•古德是啊。其實我們現在正處於過渡階段。我們目前可能是介於第三、第四密度之間,其中很大一部分取決於我們的信仰體系之類的東西。當大家開始談論關於我們要進入什麼樣的密度,究竟它會怎樣發生… 但當它真正發生時,我們其實都意識不到。只能邊走邊看,看看會發生什麼。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這問題的核心是,像這樣一件全息的(holographic)事情,是不管你在哪裡,或者是與你所在的位置有關?你說,根據你聽說的,它是和位置有關的。我們正在進入一個能量雲團的物理位置。

科裡•古德這就是我們此時此刻正在經歷的事情。

大衛·威爾科克:好吧,酷啊。下一個問題來自杜米特魯,D-U-M-I-T-R-U: 我們如何知道這些高能量波正在衝擊地球?

科裡•古德嗯,就像我之前說的,它們至少從30年代以來就在衝擊太陽系。所以它們一直在衝擊,而已經在衝擊了。它們以某種波或者碎屑(patches)的形式直奔而來。

大衛·威爾科克:那麼會有可觀察到的太陽效應 —— 像是太陽的日冕物質拋射(solar coronal mass ejection)或太陽粒子排放(solar particle emissions)這類的東西嗎?



科裡•古德有人告訴我可以從太陽上觀察到一些帶有能量的東西,但這些東西肯定不會出現在「太陽和太陽圈探測器」(SOHO;Solar and Heliospheric Observatory)的資料中。但是在地球上,對我們而言,我還是建議大家觀察一下。你自己就會感覺到。在你周邊的人,觀察他們的反應就能感受到。由於協同效應(synergy)已經產生,我的意思是,我見過一些人受到不同事情的影響而顯示了他們的極性(正向或負面),顯露出他們真正的面目,而這現象比任何其他時間都來得明顯。

大衛·威爾科克:要知道,在蘋果落到牛頓的頭上之前,重力就一直好端端在那兒。之後他才說:“哦,一定有一種力量造成這樣。”當一塊磁鐵粘在冰箱上的時候,你也看不出什麼名堂來。所以這些就是能量波,它不是像某些人心裡所想的,某種星光閃閃的能量雲團,如同流星劃過天際那般。

科裡•古德嗯,在某方面而言,預估它的能量很強,會像北極光在能量達到最高的時候那樣。

大衛·威爾科克:這種大的衝擊波可能對輸電網路有非常不利的影響。

科裡•古德沒錯。

大衛·威爾科克:在太空計畫中有這些(應變)計畫嗎?這種變動發生之後,機器必須重新啟動,而他們希望看到電力不像現在這樣正常運作嗎?

科裡•古德是的,有某些操作方面的事務,他們打算利用這段時間好好做這幾件事情。

大衛·威爾科克:你說的對。我們基本上已經回答了這個問題。有關擴散衝擊的現象,在我看來,他只是想要知道,這會看起來像什麼樣子。然而當重大情況發生之前,通常都是看不出來的。 好了,下一個問題來自susan onbay。這個問題有點爭議性: 當太空人在1969年登陸月球時,如果月球上真有生物的話,難道他們沒有發現任何跡象嗎?尼爾.阿姆斯壯(Neil Armstrong)是不是知道些什麼,還是他到死都相信自己是踏上月球的第一人? 可能有很多事情她不知道,其實這個問題之前其他人已經回答過了。但是,這個問題的重點在於,過去你在秘密太空計畫的日子以及目前在聯盟工作時,接觸過什麼訊息?有什麼樣的個人經歷。

科裡•古德我不知道這些太空人知道些什麼。從一開始,即使是現在,太空人通常被“空白化”(blank slated)了。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嗎?連NASA的太空人也會被空白化嗎?

科裡•古德是啊。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

科裡•古德所以可能有些東西,他們已經…

大衛·威爾科克:和對於那些不知道什麼是“空白化”的人,你能稍微解釋一下嗎?

科裡•古德這個過程之前都是透過化學藥劑來做的,但現在他們可以透過電子磁場的方式 —— 影響你的記憶力並給你一個屏隔回憶(screen memory)。

大衛·威爾科克:嗯。

科裡•古德我真的不知道他們還記得什麼。

大衛·威爾科克:好吧,讓我們抖出一些資料。首先,尼爾.阿姆斯壯完全避免公開露面 —— 不願跟任何群眾講話。他之前好像說過,他覺得他們都被利用了,他們受騙了。然後他成了一個酒鬼,差不多喝到死。還有一些報導,聲稱他在環形山的邊緣上看到半球形或圓形的飛船。當阿波羅第一次登陸時,他是第一個踏上月球的人,而他卻說“之前有人來過這裡”。那麼你在那裡面工作時,可曾經聽說過這件事嗎?

科裡•古德嗯,是的。我聽說太空人確實登上了月球,只是他們沒挑好登陸的地方。[笑聲]那裡已經是屬於被劃分過的地盤。更糟糕的是,他們在月球上弄壞了一個類似於指揮艙之類的東西,就像一枚導彈,之後他們便被要求不要再來。[笑聲]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嗎?

科裡•古德這是我讀過也是人家告訴我的。我不知道是否所有登陸都是事實,或者他們登陸後搞砸了。但他們沒有終止行動,因為有相當多的他們攝自月球表面的照片和報告。

大衛·威爾科克:是有大量的資料,而顯然這不是你所真正研究的範圍,但太空人涉及的外星活動顯然有“聖誕老人”(Santa Claus)這麼個代號。他們繞到月球背面,然後在回到無線電通訊範圍之後說:各位女士和先生們,我很高興地宣佈,聖誕老人確實存在。這都是直播的,讓大家大吃一驚。他為何這麼說?那裡發生了什麼事?

科裡•古德所有的太空人在太空都看到過到處飛行的東西。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的導演Jay Weidner,他算是登月騙局的頭號支持者(Grand Poobah)。他有絕對令人信服的證據,相當明顯看出當時那些出現在月球上的場景並不是真的,而是事先設計好並搭建的場地。而由《2001太空漫遊》這部電影看來,導演史丹利.庫柏力克(Stanley Kubrick)也與此事有關。你有沒有直接證據,表明他們有機會在攝影棚內拍攝照片,同時也實際登陸上了月球呢?

科裡•古德我知道他們確實登上了月球,但我一點都不指望他們全都玩真的。他們甚至到目前還在做這種好萊塢式的騙局來欺瞞大眾,我並不覺得奇怪。

大衛·威爾科克:嗯,有個名叫Henry Deacon的內線人士,他參與太空計畫的背景跟你有極多的重疊,儘管看來有些你經歷過的事,他從沒碰到過,但他的確告訴過我,他們實際執行登月任務的同時,也在地球上搭建了一套登月布景,因為當時他們在與俄國人作登月的競賽,他們不想輸掉比賽。如果登月真的失敗了,他也要造假,以免在宣傳戰中失利。他還說月球表面的輻射極不穩定,以致他們在那裡拍的很多影片因受輻射過度感光而無法使用。因此通過在地球上的布景,他們就能模擬月球上的場景。所以我們確實有我個人查證過的內幕證詞,確認登陸月球確實成功了,然而相關的照片卻是偽造的。這就是懷疑論者一直攻擊傑伊的原因之一,這很不公平。他並沒有說沒人登上月球。它是兩者都有,這就是真相。

科裡•古德我覺得可以接受。至少會認真看待這些說法。

大衛·威爾科克:這是政府的考量,對嗎?他們總是要有一個備援計畫。他們不想難堪,他們不知道事情是否會照計畫走。他們要把這些傢伙送上太空,實際上使用的技術非常落後。我們不要忘記NASA在1957年的憲章 —— 這是理查.霍格蘭(Richard C. Hoagland)的那套理論 —— NASA在政府的定位,是一個負責對國家安全有害的訊息進行分類的防衛機構。

科裡•古德所有影像都要先經過美國國家安全局(NSA)檢驗後才會向大眾公布。

大衛·威爾科克:我倒是不知道這個。好吧,接下來的問題是由名叫 —— 這可能不是他真名—— manticore。問題是這樣: 科里,你之前提到「月球作戰指揮部」(the Lunar Operations Command)或LOC,可能是二戰時期納粹建立的。我覺得是在二戰前。我很好奇,如果在二戰時期他們就有能力登上月球,為什麼不利用這些技術打贏戰爭呢?或者說,他們是如何獲得這一技術的,是接受了聯盟或其他人的幫助嗎?嗯,這是兩個不同的問題,我們先從第一個入手。也就是:如果納粹在二戰期間有能力去月球,他們能利用這個技術贏得戰爭嗎?

科裡•古德其實可以從兩個角度分析這個問題。也許他們只是改變了策略,而贏了第二次世界大戰。

大衛·威爾科克:看你用何種角度看這個問題。

科裡•古德他們採用了高科技,不在消耗戰中失敗,而進入了可怕的技術戰爭。他們發展了高科技,一個由秘密社團組成的分離文明,這個文明要早于納粹至少幾百年。隨後這些秘密社團滲透到西方,接管了軍事工業複合體,然後又控制了政府和銀行。所以我真不明白怎麼說他們最後是輸了。

大衛·威爾科克:你是不是也覺得,如果他們在戰爭中過量使用了這些先進技術,這就是向全世界表明他們擁有這些技術,這樣一來,就會危害到他們的行動安全嗎?

科裡•古德是的,他們已經建立了一個分離文明,而且不想讓外界知道,而且他們還希望一切都維持現狀,保持原有的貨幣政策,正如他們已經有了分離文明,發展出高科技之後,還能保證像過去一樣操控世界。他們的高級目標是殖民整個太陽系,他們需要西方的工業力量。因此他們找到了一種方法,把敵人變成自己的工具。

大衛·威爾科克:你覺不覺得這就像是魔術一樣,在變魔術的時候,魔術師的手看似露在外面,但同時又伸向口袋裡準備下一個戲法?

科裡•古德轉移注意力。

大衛·威爾科克:看似他們輸了,但是,他們在南極洲有了個很棒的基地,在月球上有了個極佳的基地,而他們也開始在火星上建立令人敬畏的基地。如果有了這些基地,在他們眼裡,自己是真的輸了嗎?好吧,現在我們說說第二個小問題: 換句話說,他們是如何發明了能夠登上月球的技術,或者這是得益於盟友——其實在那時真的沒有盟友——或其他團體的幫助?

科裡•古德德國人非常聰明並且非常先進,他們的科學家跟其他西方科學家的目標不同。他們有很多科學家來自圖勒協會(Thule Society)和其他的組織,他們並不排除超自然的東西,不像其他西方科學家一樣,執著於量化一切。他們確實取得了更高的成就。除此之外,他們還進行了大規模的遠征,因為他們相信遠古外星人和地球上的古代文明非常進步,而且擁有先進的技術。他們認真研究過去,發現了一些手稿,其中詳細記錄了如何重現那些技術的資訊。因此他們取得了不小的成就。

大衛·威爾科克:顯然他們不僅僅相信那些地底文明,他們也與他們進行了接觸,這些我們已經討論過了。

科裡•古德是的。他們還做了相當多而很多人稱之為通靈的活動,但他們向宇宙廣播,試圖能夠與其他外星生命接觸。他們確實與地底人和一些負面的非地球生命取得接觸,並且受到來自這兩方面的協助。

大衛·威爾科克:讓我們看看下一個問題。這是來自alisback: 我想知道那些在殖民地的人是從哪裡來的?他們跟那些印在牛奶盒上的人(譯註:意指失蹤的人)一樣嗎?[笑]

科裡•古德這些人大多數目前生活在這些殖民地上已有好幾代了。當時,我們之前也說過,整個世界都遭遇了人才流失,他們帶走了科學家、工程師 —— 在新殖民地社會裡所有需要的人才—他們提供這些人職位,而某些情況下,強行把這些人帶走,有好幾波這樣的事。

大衛·威爾科克:依據彼得森的資料,這種情況始於1950年代的最初幾年,在50年代和60年代,共計有6千萬人,他們從世界各國挑選最好和最聰明的科學家,只告訴他們要出國,而他們似乎也優先挑選那些沒什麼社會關係的人。走之前得寫一大堆明信片,然後他們會在幾年的時間裡慢慢寄出去,好讓其他人以為你是逐漸與他們斷了聯繫。

科裡•古德對,這種人才外流現象發生了好幾波。

大衛·威爾科克:對。

科裡•古德不僅如此,他們還找那些有共通之處的人,告訴他們說,嘿,我們有這樣的工作,能有這樣的工作機會是一種榮幸。你能幫忙拯救世界,或者地球即將面臨災難。您可以搬到殖民地,你的家人就能幸免於難。來看看這個小冊子的說明,就跟《傑森一家》(The Jetsons)的情況差不多,看起來多美好,就像是烏托邦(utopic)世界。但當他們到達那裡時,才發覺和之前想像的完全不同。

大衛·威爾科克:是啊,如果他們看過《檢查火星殖民地》(第一季第七集)那集,殖民地裡面那傢伙問你“你是哪裡人”,你說德克薩斯,為什麼會讓他們如此震驚呢?

科裡•古德因為殖民地的人被告知世界經歷了一場大災難,地球表面已不適於人類生存。除了告訴他們我來自德克薩斯州,我還說自己身上有曬傷的痕跡,全身一股龍舌蘭的味道,聞起來不對勁。我跟殖民地的人和那些生活在太空飛船或太空外的人有不同的氣味,這對他們來說完全陌生。

大衛·威爾科克:談到問題的其他部分,他想要追根究底: 這些人是失蹤了還是… 他們被綁架了嗎?他們要死了嗎?所有那些失蹤而每年又都出現在牛奶盒上的人,他們是不是在非自願的情形下被以綁架的方式,強徵進入太空計畫裡工作,然後就困在那裡了?

科裡•古德會有這種情況。此外,我們也討論過更加令人不安的情況,也就是每年大約有一百萬人從地球上消失,他們捲入了星際奴隸交易系統之中。令人沮喪的是,我們自己人也牽涉其中。

大衛·威爾科克:可能有人會想要我問問這個,我們還不太瞭解的問題,也就是他們現在還在招人嗎?他們是不是從軍隊裡招人?

科裡•古德他們還在從軍隊裡招人。

大衛·威爾科克:但目前還是有許多人被拉進去,不管是強迫的還是受到了邀請?

科裡•古德是的,很多在空軍和海軍的人都被邀請,甚至包括那些參加了“20年回返程序”(20-and-back programs)的人。

大衛·威爾科克:對。好吧,酷啊。現在我們來看sylviepollard的問題: 當你身處在外太空,遠離任何行星的大氣層或生物圈時,還能看到太陽或星星嗎?

科裡•古德可以,就像我們衛星上的望遠鏡能夠看到星星一樣。是的,你可以看到星星。

大衛·威爾科克:我覺得她說的是一種猜測,也許在另類世界,是大氣讓星星顯現出來,而且只有在跟大氣層發生摩擦時才會發光。所以那不是實際情況?

科裡•古德不是。

大衛·威爾科克:好吧。mikepatterson2的問題: 如果這些複製器(replicators)能夠製造出金、銀或100美元的鈔票,那麼去開採小行星或者月球等等上的礦產還有什麼意義呢?他們確實有一種叫做美聯儲(the Federal Reserve)的複製器,對吧?他們可以想要多少美元大鈔就有多少。

科裡•古德他們有不同類型的複製器,有食物複製器和材料複製器。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

科裡•古德材料複製器可以製造少量的礦物和那類不同的東西。如果你想要在你不需要用錢的時代,你的口袋裡仍要有100美元的鈔票,即使是你想要像是一張百元鈔票那樣複雜的東西(也可以)。但如果要複製大量成噸的,不僅是金子,而且是所有的礦產,那確實是不可行。他們需要投入原料並經由創造過程來生產,那需要不同的技術。而這些礦產是他們要與其他的秘密太空計畫和團體作買賣交易的。

大衛·威爾科克:有一位在Steven Greer博士《揭密工程》(disclosure project)中的內線人士 ——“39號證人”談到了“粒子化”(particalization)。這個術語是他從複製技術裡聽來的。這個術語意味著東西基本上是由分子組成的,是在量子層級上組成的。你剛剛說這個技術只能少量複製,不可能大量產出,是不是就是這個原因?

科裡•古德這樣做沒有實用性。我的意思是說,如果你需要3,000公噸的鈀去製造設備的某一個部分,它存在於一顆流星裡,他們可以利用自動化技術把它開採出來,然後運送到需要的地方。而這些材料複製器——它只能幫你你生產出非常少量的東西,它是只是一種工業…

大衛·威爾科克:好吧,你似乎明白其中原委,但我不確定是否我們也明白。為什麼只能少量生產呢?首先,它是從哪裡得到所需的原料?你是否必須先放入某種基本材料,類似像《回到未來》(Back to the Future)那樣,需要把香蕉皮塞到汽車的引擎裡這類的事嗎?

科裡•古德不需要。它能從能量創造出物質,就像我們的太陽一樣。太陽是一個巨大的複製器,它不僅能夠利用宇宙網內部的能量,還能利用來自宇宙的能量,一旦能量和太陽的能量場發生相互作用,它就能從中創造出基礎礦物和化學物質。

大衛·威爾科克:就像“地球膨脹說”(the expanding Earth hypothesis)那樣,你可以消除海洋並壓縮大陸,使地球聚攏成一個只有原來大小55%的球體。

科裡•古德太陽能夠製造出水蒸汽,也就是水。

大衛·威爾科克:沒錯。

科裡•古德這是如何造成的?—— 太陽製造出的水蒸汽變成了水。我的意思是說,太陽就是一個巨大的複製器,它能夠利用來自宇宙中的能量並將其轉換成物質。這麼說來,這件事的原理,就是把能量轉換成物質。

大衛·威爾科克:可能會有人有不同的意見。好吧,那為什麼不製造一個大一點的複製器呢?而且如果複製器能夠大些,那麼你應該就能夠更快速而輕鬆地生成大量的材料。

科裡•古德你可以製造更大的複製器,我肯定也能生產更多的材料。但就長遠來看,去直接開採小行星帶的礦產要更實際些,這是他們已經做了很長時間的事,而且一直是極為有利可圖,它能帶來效益。這個過程是遠端遙控而自動化的,只需要少數的人力去管理採礦站的遠端設備,以及一些運輸方面的事宜。

大衛·威爾科克:好吧。這裡要提一下跟這個問題有關的事情,之前Jacob也提到過,他是我這幾年來接觸的太空計畫內線人士。他說,你可以用複製器製造出金子,但天龍人(Draco)之所以想要金子的一個原因是,金子裡本身有200種屬性,以及他們能利用金子製造出包括可癒合的物質和其他各種怪異的先進技術,而這些物質在地球上都隱藏在黃金裡,這對其能量屬性有著巨大的影響。而你之可以利用它,其實是因為它具有浸含在地球網格上的能量。如果你使複製器,不一定能製造出那種物質。你是否聽說,來自自然物質的能量屬性要勝過複製器製造出來的物質?

科裡•古德我聽說過在小行星帶開採的黃金和礦產,和地球上的同類物質有完全相同的能量屬性。但沒有聽說過這樣的資訊。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接下來的問題來自camareneo: 如果真的有這些不同類型的外星人,那麼他們都在會議室裡和你一起開會嗎?如果是這樣,我不知道他們是如何都能呼吸同樣的空氣。

科裡•古德所有這些不同的地外生命,我確信他們呼吸著不同環境中不同類型的的空氣。但是他們不是從另一個星系飛來這裡開會的。他們在地球上和我們所處的太陽系裡設有大使館,所以我想他們會有某種高科技的解決方法,來適應這裡的環境。 有一次開會時,有一種新的生命體到場,我們甚至沒有察覺到他在那裡。那是一種水中生命,你會認為他只能在水下才能呼吸,但卻在現場開會。還有其他問題,或者是我們要結束了嗎?

大衛·威爾科克:沒有了,這是科里在本集《宇宙揭密》中所回答的最後一個問題。

科裡•古德我很享受回答問題的過程。

大衛·威爾科克:是啊,這很有意思。再次感謝您的收看。


大衛·威爾科克:歡迎收看本期《揭露宇宙》!我是主持人大衛·威爾科克,節目嘉賓是科裡·古德。為了使節目更具有互動性,我們今天會繼續回答觀眾的問題。正如我之前所說,我們讀了觀眾針對每期節目的評論。從中挑選出了一些值得進一步討論的問題。希望大家都能喜歡這兩期節目。與以往有些不同,我們並不關注某一話題,而是希望能夠涵蓋到各類問題。我們會把那些有幸被選中的問題都交給科裡。本期節目裡,我們會討論一些非常有意思的話題。科裡,歡迎再次來到節目。

科裡•古德謝謝你!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顯然你是個有爭議性的人物。這個問題我會好好跟觀眾解釋一下。你在很年輕的時候就牽扯進來。首先,我們來做一些簡要介紹。你曾簡單提到自己上學時是探索者項目的一員。你能給我們大概介紹一下這個項目嗎?在七八十年代有很多針對帶有天賦兒童的項目。他們為特殊需求的孩子專門設立項目。有各種各樣的項目,它們都不算是主流課程。如果你在測驗中脫穎而出,被認定是適合或能夠有益於項目,在經過家長的同意後會對你進一步測試,然後會把你放到其中某個項目中。

大衛·威爾科克:這麼說你上學時趕上了探索者項目?你是不是被帶到特殊的班級並且接受了…

科裡•古德是的, 我是說,大多數時候我都待在學校。並不是每天都離開學校。課程是不定期的,一週會有兩到三天。其他時候我就正常在學校裡上學。

大衛·威爾科克:參加探索者項目之後,你是不是上著跟其他孩子不同的課程?

科裡•古德我參加了完全不同的課程。

大衛·威爾科克:一整天都是?

科裡•古德是的,那是小學畢業之後的事情了。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

科裡•古德上小學的時候,我在普通的班級上課,只是會被單獨帶出去。通常我跟其他孩子一起學習,有時會被帶出去參加某些不同的課程。有的時候,我和其他孩子,一整天都被帶去參加那些所謂的“實地考察”。

大衛·威爾科克:這些特殊課程究竟與那些普通孩子參加的課程有何不同呢?

科裡•古德嗯,一些課程專門…比如說,如果是有天賦的孩子,會專門開發提升他們天賦能力的課程。具體內容主要取決與你參加的項目。我最後加入到許多不同的項目裡。他們甚至一度讓我…我的朋友約翰非常不解,問我到底怎麼了?有一個學期,他們讓我跟還穿尿不濕的孩子一起上課。

大衛·威爾科克:有發育障礙的孩子嗎?

科裡•古德嗯 ,我就呆呆坐在那裡…他們也沒有給我任何任務。真是很奇怪。

大衛·威爾科克:怎麼會這樣呢?

科裡•古德他們把我放到了那個班裡。

大衛·威爾科克:那麼這些特殊的課程有沒有給你帶來應激障礙?

科裡•古德沒有,我當時測試的是閱讀理解。我的水平比同齡的孩子高出了四個等級。我成績很好。我有一些行為問題。我當時經常打架,還做些其它事情。

大衛·威爾科克:你之前說過自己的外號叫海扁王科裡。

科裡•古德沒錯,那是我的外號。但那個學期我莫名其妙地就被放到了那個班裡。

大衛·威爾科克:真夠奇怪的。

科裡•古德一整個學期,我經常被帶到校外。我有個朋友,他叫約翰。在那之前的一年裡我倆參加的課程基本相同。他就會問你上那些課時都會做什麼?我從來沒見過你,所以這很怪異。

大衛·威爾科克:你父母知道這些事嗎?

科裡•古德如果他們知道真相,我覺得他們不會同意的。我在測試時被問到一些具有探索意義的問題。我真的不覺得他們知道真相。

大衛·威爾科克:嗯,好的,我們再深入一些。他們有沒有像放映電影之類的行為來屏蔽你的記憶?如果你經常被帶出學校,他們得在你腦子裡不斷加入屏蔽記憶,他們會用同一盤磁帶嗎?還是為了給你產生比較真實的屏蔽記憶,他們是不是需要做很多工作?他們帶你看電影嗎? 還是直接向你敘述一些事情?像是:你今天在學校做了這些事情,這就是你現在要記住的東西,這樣之類的?這如何生效?

科裡•古德如果你那天本該去參觀自然歷史博物館,就會有參觀自然歷史博物館的屏蔽記憶移植到你的腦子裡。對大多數孩子來說,記憶都是完整無損的。在那些更具有直覺先知的孩子身上,植入屏蔽記憶會比較困難,還有一些直接被洗去記憶。這些孩子必須被緊密觀察管理。而且他們還會讓人…會有一些孩子不能完成整個項目,這些趕不上進度的孩子就會被淘汰。他們關於項目的記憶會被洗去,再也不可能有重新進入項目的機會。大多數被淘汰的孩子後來都有被拋棄恐懼症…他們自己當時並不明白,他們覺得被拒絕了。在有意識的生命裡,這種拒絕是無緣無故的。而且他們那些人會一直盯著這些孩子確保他們不會重新記起有關項目的事情。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究竟是如何把那些屏蔽記憶植入到人腦的?是帶你看電影? 還是你在藥物作用下有人向你灌輸,到底是怎樣做到的?

科裡•古德有很多方法。首先,他們會給你打一針合成莨菪鹼。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

科裡•古德嗯,還混合著其他的藥物。在一些時候他們會找人坐在那裡將你催眠,然後跟你說話。

大衛·威爾科克:在你被注射藥物之後嗎?

科裡•古德是的。然後他們同時會詢問你一些問題。

大衛·威爾科克:什麼意思?詢問什麼?

科裡•古德基本上就是你那天做了什麼。會有任務報告,他們會記錄下來或者直接錄像記錄。

大衛·威爾科克:討論你分享給他們的你當天做的事情…

科裡•古德你做了什麼和你的訓練。

大衛·威爾科克:以及你對訓練的感受?

科裡•古德是的,然後他們會告訴你:忘掉這些,你會忘了這些。他們會把一些觸發詞或那些能夠鎖住或解鎖這些信息的關鍵詞放到你腦子裡。接下來的過程有很多方式,有時他們會讓你帶著耳機觀看一場電影或者一段錄像。他們會把一些帶有影像的遮簾給你看。有的時候,針對年齡小點的孩子,他們會給他們讀書,試圖營造一種夢境,同時給他們看一些無聲的錄像。完成這個過程方法真的很多。他們會用一些虛擬現實的東西,針對那些處於轉變狀態的人,會給這些人一種疊加記憶的虛擬現實。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有沒有給你看過那些帶有你某種屏蔽記憶的影片?

科裡•古德看過。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會為此專門製作影片嗎?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給你注射的藥物會不會加強錯覺影片是真實的記憶,而並不僅僅是電影?

科裡•古德沒錯,是啊,有個非常有意思的紀錄片講的就是一些人研究莨菪鹼的事情,名字好像叫做《暮光-幻境之花》, 我記不太清了。希望大家都能看看那部片子。它原始地記錄了,一些人失去自我自由意志的控制,受人擺布的事情。

大衛·威爾科克:這種藥能不能通過空氣傳播?

科裡•古德我覺得可以。但通常情況下,他們把藥摻到飲料裡或其它食物裡面。服藥的人會很容易被催眠控制。

大衛·威爾科克:沒錯,我看過那個片子。我好像記得,有個女人說: 是的,我會讓他進入我家。然後我會很開心地把所有的傢具和積蓄都給他。他們拿走這些時我會面帶微笑。

科裡•古德而且還幫他們把東西搬了出去。他們已經有一些其他的合成藥能做到類似的事情。他們造出了一種合成莨菪鹼,還有一種雞尾酒。這酒裡含有莨菪鹼或者合成莨菪鹼。但他們發現有些人過量飲用這種酒誘發了精神病。因此這種化學方法對人並不是很好。然後他們發明了一種技術手段,能對人腦的化學和磁性記憶產生影響,同時又不會產生化學副作用。

大衛·威爾科克:下一個問題來自諾華德。問題是:有沒有一個關於數據轉儲的時間線?

科裡•古德我被告知如果地球表面上有大事發生,這件事就會引發數據轉儲。這並不意味著一定會是這樣。但有人給我舉了個類似於全球經濟災難的例子,屆時地球表面上的所有人,所有那些沉睡的人都會意識到這是一個巨大的龐氏騙局。他們所支持和選舉的那些人都是掏空人民錢袋裡的罪犯。這些人,也就是昏睡中的大眾,過去聽不進去其他人所說的“陰謀論”,那時就會接受這種信息。此後,這種信息會通過因特網在內的多種媒體方式傳遞給大眾。

大衛·威爾科克:我之前報告過關於聯盟,也就是地球人聯盟的一件事是,我們經歷了俄克拉荷馬城爆炸事件,這件事非常詭異。 俄克拉荷馬城爆炸事件 一輛小小的廂式車怎麼能夠有摧毀整個大樓正面的威力?這說不通啊,這好像是911事件的預演。大多數人並沒有意識到,你可以查查當年有關的文章,爆炸事件發生兩天前一架載有海軍軍官和高級別軍官的飛機墜毀,無一生還。



科裡•古德我記得。

大衛·威爾科克:謝爾曼·斯考尼克提供的數據表明,這些人帶著那些在越南的戰俘仍活著並遭受折磨的確鑿證據打算去華盛頓,因為他們擁有關於政府妥協的信息,他們身邊還有一個已經被認定死亡並註銷的人,這些全部被掩蓋了。這個人一直以來是戰俘身份,他們打算利用這些信息正式控告時任總統的威廉姆·傑斐遜·克林頓犯有叛國罪。當然了,他們被滅口了。所以我認為…你聽說過這件事嗎?

科裡•古德哦,當然聽過。

大衛·威爾科克:你知道?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那除了我剛才所說的,你還有其他更多的信息嗎?

科裡•古德沒有了,但這是個已知事件。一直有人試圖去挫敗當局者。不管怎樣,這種事時有發生。像一些奇怪的墜機,心臟病或其他疾病。他們總是提前一步知道有事情會發生。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你知道數據轉儲時間線的答案,這樣不會危害到行動安全嗎?如果我們知道事件會於何時何種形式發生,即便你真的有相關信息也不能說出來,因為那樣的話陰謀集團會實施相應的應對措施。

科裡•古德是的,並且我十分懷疑他們是否會把信息透露給我。

大衛·威爾科克:你說自己從岡薩雷斯那兒得知他們向你隱瞞了大量信息,關於聯盟的計劃和行動的信息,就是因為你向大眾分享了這些信息。

科裡•古德沒錯。

大衛·威爾科克:這麼說來,很有可能會有一個你我無法知曉內容的更加具體詳細的計劃,也許我們被告知的事情只是一些用來轉移注意力的煙霧彈,這樣一來,陰謀集團就不提前準備應對措施了。

科裡•古德是的,陰謀集團一直利用這種能夠讓他們知悉未來的先進人工智能技術幫助他們始終處於領先地位。他們已經找到了解決辦法,而且如果地面上的聯盟能夠合作,他們確信能完成數據轉儲。

大衛·威爾科克:針對這個問題,我還要說一點。你們可以去看看我那期《智慧教育》,在那期節目裡我說過俄國《真理報》已經公開聲明,普京擁有錄像腳本、音頻腳本等確鑿證據證明911事件是布什政府利用迷你核武器自編自導的。他們已經發現了核武器的痕跡,並且會在合適的時間公布這些數據。這些都是俄羅斯媒體公開報道過的。這麼說來,這件事也是一個例子了。一些能夠完全顛覆人們對911事件認知的大事情。其實還有很多這樣的事情。

科裡•古德是的,但如果數據轉儲太快發生,那麼陰謀集團會阻撓這個進程,把它稱作陰謀論,肢解它,最終破壞掉這個進程。

大衛·威爾科克:你之前說地球聯盟裡的一些人叛變了,將數據轉儲的信息告訴了陰謀集團。

科裡•古德是的,給了他們。

大衛·威爾科克:這也就讓他們有機會準備辯解據和反駁。

科裡•古德沒錯,這也使得他們想要制定第三次世界大戰等類似的方案。

大衛·威爾科克:接下來這個問題不知你有多大把握,我們試試吧。一個叫KD的人提的簡短問題, 有多少個平行世界?

科裡•古德據我所知只有一個。但如果說有無限個也是合理的。關於它們,我好像記得有件像是平行現實的事情。然後還有另一個平行現實。他們算是進入了一個輪迴。有很多平行現實。 但只是穿梭在…我們只是通過在我之前提到過的,那個有著不是怎麼愉快的傳送方式的傳送設備室進行旅行。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告訴我們你知道的信息。平行世界是隱藏在時光旅行中的。假設你回到地球,時光逆轉。但你是在地球上, 還有另外兩個一模一樣的你嗎?比如說,你的克隆體? 具體是怎麼回事呢?

科裡•古德嗯,時光停滯只是一種幻覺。不論在哪個世界,時光都會流逝。它在我們的意識裡呈線型狀態。我的答案是在時光旅行的過程中,你同時也創造了一個新的時間線。但你所在的那個時間線是你通過自身的意識創造出來的。如果你做了影響時間線的事情然後到了未來,你的意識就會影響…假設你殺了自己的曾祖父,回到未來,希望整個家族滅絕,未必會是這樣。這件事就可能發生在一個不同的時間線上。對於那些將要發生的巨變,很多人必須經歷意識大轉移,並且對時間變化產生新的認識。

大衛·威爾科克:你能自己去看看嗎?比如說,你能找到10歲的自己,站在自己身邊,親眼去看著自己的眼睛?這在理論上可能嗎?

科裡•古德理論上,抽象推理上是可能的。

大衛·威爾科克:那這樣會不會引發時間悖論呢?比如說如果你親眼看到未來的自己,然後想辦法改變未來呢?

科裡•古德也許在某個時間線或平行現實裡。但不一定是在那個時間線。當你回來後,這並不一定會影響到你原本所處的時間線。

大衛·威爾科克:沒錯,所以我認為關鍵在於我們如此迫切希望有個線性的時間線,一個始終保持如一的線型敘事,這樣一旦你改變了過去,一切都會隨之變化。就像你在這個世界裡有個時間線,然後你去了未來,當你從未來回來後,這個時間線依舊存在。如此一來,另一個時間線就處於原先那個時間線之上。你就介於兩條時間線中間。

科裡•古德沒錯。

大衛·威爾科克:那麼,如果你經常這樣做會有什麼影響?如果人們從未來回到現在會不會引發一些大問題?你之前提過在宇宙飛船上配置了阻止時光旅行的緩衝器。為什麼他們對時光旅行如此擔憂?

科裡•古德是的,暫態時空技術,比如說暫態時空驅動器之類的。他們並不希望人們無意或者有目的地突然闖入不同的時間線。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真的發生這種事情會導致什麼後果?

科裡•古德你可以盡情發揮自己的想象力。如果一艘未來的太空船闖入一個過去的時間線停在那裡,這艘太空船就會改變那個平行時間線的結局,會賦予那個時間線遠超其水平的先進技術。但我還被告知人們回到過去是為了修復時間線,修復他們認為自己弄亂的時間線。他們不斷嘗試回去修復時間線。後來另外一個種族告訴我們停止這種行為,時間自身的彈性超乎我們的想象,事物能夠根據你來的那個源時間線的集體意識,很快恢復到原有的狀態。某個群組有一個跟隨時光旅行的組件,這個內容是保密的,但我之前已經介紹了一點點內容。我猜你不會稱他們為時間領主或什麼的。但這個群組確實能夠在不同的時間線裡跳躍,密切關注著其他擁有暫態時空技術的群組。

大衛·威爾科克:很有意思。下個問題來自CUKOS,問題是:旅行者太空探測船是如何跨越障礙,穿過太陽風層的?

科裡•古德在它穿過的時候並沒有障礙物。

大衛·威爾科克:那障礙是什麼時候形成的?什麼原因導致它形成的? 儘管我們之前提過,不妨再說一次。

科裡•古德好的,我認為那是去年12月份。

大衛·威爾科克:在2014年。

科裡•古德沒錯,2014年。這更像是計劃好的。這發生在陰謀集團朝遠地軌道上一顆球體發射能量武器之後。武器照亮了這個球體,球體利用合氣道的原理將攻擊的能量反射回去,摧毀了他們的這個武器基地。隨後事態迅速惡化。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有沒有一種冥想方法能夠讓人們同地外生物取得聯繫?



科裡•古德任何人都能靠著意念做到。我們之前說過冥想的方法有很多。即便是白日夢、祈禱、冥思,所有方式的冥想都能把你帶到那個境地。只要你發射出自己的意識,每個人都能做到。但存在問題是你沒有向他們發出請求。有很多不同種族的人就在那裡等著人們用意念與他們取得聯繫。大多數都是帶有欺騙性的。他們有能力讓你進入狂喜狀態,讓你感受到愛和光。他們能夠操控你的身體體驗各種各樣的感受。而且他們還能傳遞給你各種複雜、有趣的信息,儘管這些信息並不完全準確。

大衛·威爾科克:嗯,另一個太空項目知情人雅各布告訴我有一個來自阿爾法人馬星座的特殊群組,他們稱之為人馬人,還且還有一個協議允許這些長得像西班牙人的人馬人,但是皮膚很白,這些人馬人非常奔放,發色更淺、膚色更白,他們被允許他們進入我們的社會。他告訴我一旦人馬人發現你知道他是外星人,情況就會非常危險,因為他們可以通過心電感應追蹤到你,你的結局可能會很慘。

科裡•古德所有此類的群組都能心電感應追蹤你。很多參加過那些網絡課程的人說:“我現在是一名遙視者”,嘗試遙視一些不同的基地和地區,這些地方已經配置了遠程干擾者,並得到技術加強,團體合作來保衛那些地方的秘密。他們可以追蹤到你在家裡,甚至到你在床上, 然後給你製造一些大麻煩。

大衛·威爾科克:那麼陰謀集團是不是也在網上設置陷阱,試圖找到那些已經覺醒的人並引誘這些人呢?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怎麼做?一些網址進行性格測試,讓你接受測試,這樣他們就更加了解你了。一些網址會問你很多問題,去剖析你。甚至有的會研究你的遺產信息…

大衛·威爾科克:或者所謂的“智力測試”

科裡•古德沒錯,各種各樣的測試。他們設下了許多形形色色的小陷阱,然後,他們會搜尋人們的網絡蹤跡。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會不會通過舉辦一些像是機密之上或者不明飛行物的論壇去尋找覺醒者呢?

科裡•古德哦,當然了。隨後我會詳細地介紹,我在秘密太空項目工作時,幫忙建立了一個連接著世界各地虛擬機的數據中心,人們就能坐在6個顯示器前,偽裝成很多不同身份的人用不同的網絡IP在各種論壇和網站跟自己爭論,他們提出問題,找到那些發布不利於他們的信息的人,攻擊和敗壞這些人的名聲,就是這個樣子。

大衛·威爾科克:讓我們用一個積極正向的問題結束今天的討論。你覺得人類有更高的自我嗎?

科裡•古德有的。

大衛·威爾科克:那如何與高我取得連接?有沒有一種合適的方法來尋求精神信息?

科裡•古德首先,你要面向自己的內心(注:轉向內在尋求,而不是在外面尋找),從內心開始探尋,不斷深入,隨著這個過程的深入,做更多的冥想,觀察自身的缺陷和不足的根源,然後會慢慢原諒(接納)自己,改變自己的心態,同時也原諒(接納)他人。能量隨之釋放出來,你的內心變得開闊包容。不斷努力直到整個人得到完全的釋放,就是這樣。我覺得這樣你最終就達到了所謂的“源頭”境界。

大衛·威爾科克:真酷。本期節目就到這裡。歡迎收看下期《揭露宇宙》!我是主持人大衛·威爾科克,再次感謝您的收看!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