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一季第九集電子太陽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一季第九集電子太陽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一季第九集電子太陽



內容簡介:

我們一直被引導去相信關於太陽的一切,並不完全正確。

在他與秘密的太空計畫的工作期間內,科里.古德得知太陽可以作為一種用於星際旅行的管道,整體來擴張人類的意識。

為了理解這一點,我們首先需要瞭解電子宇宙理論和超維度的幾何數學。

下一集:揭露宇宙第一季第十集

揭露宇宙所有集數一覽表:揭露宇宙第一二三季


文字版本:

大衛·威爾科克:我身邊的是科里.古德,他是圈內知情人士,帶著讓人稱奇的故事走到前台。說到軍事工業聯合體在我們的太陽系內外殖民,並和許多地外生命進行了廣泛的交流。科里,歡迎回來!(謝謝)好的,我們先從一個基本的問題開場,問問你,看你怎麼回答。恆星是什麼?

科裡•古德恆星絕不是我們在學校裡學到的那樣 —— 在宇宙中巨大而燃燒中的氣態星球。

大衛·威爾科克:你這個回答是給了所有的懷疑論者甩了一記耳光,因為他們說科學已經證明了他是一個笨蛋。

科裡•古德科學並未證明,這是科學理論,還有…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見過太陽上噴出的東西,意味著上面有氫,對嗎?有氫原子噴射出來,還有氧之類的。

科裡•古德沒錯。在我被分配到研究太空船上時,我們有對太陽進行探勘,也就是將探測器射入太陽之內;這些探測器被射入太陽黑子裡。

大衛·威爾科克:那麼,首先你怎麼將探測器射進太陽內而使其不被燒毀呢?

科裡•古德探測器周圍有能量場(energy fields)。

大衛·威爾科克:噢,所以有高強度的能量場來保護它不被焚毀,對嗎?

科裡•古德對,而且不會墬毀於…(引力的因素嗎?)對。遙測裝備上看到的這些探測器的回饋資料是十分驚人的。(真的嗎?)是的,太陽是電子狀態的(electric)。大家在談論的“宇宙電子電漿模型”(the electric plasmic model),這是正確的。而且…

大衛·威爾科克:但那個模型通常會排出撓場(torsion fields)。

科裡•古德是的,沒錯。有一些訊息需要密切結合在一起,(對)但顯然撓場也包含在內,而不僅僅是恆星、行星、銀河系,我之前說過,我看到過我們整個宇宙是一個巨大的撓場。


撓場

環面場(Torus field) —— 通量或流量的方向由南到北極

大衛·威爾科克:那為什麼他們選的是太陽黑子而非其他地方呢?

科裡•古德遙測裝備所顯示出,我們的恆星,也就是太陽內部…(SOL;太陽,他們是這樣稱呼的嗎?)是的,中間有個核心,它相當的小。他們也能看出其中的成分,是鎂、鈉… 我記不得全部的元素。而外部…(基本上是金屬的嗎?)是的,外殼則是由相似的材料組成,但就好像是陽極與陰極。(好的)所以,這是個與電有關的… 幾乎就好像一個電燈泡一樣。此外,黑子深入到太陽的中心,就好像漩渦般的燈絲流一般,湧進中心密度最大的部分。(就好像能量龍捲風)對,小小的、細細的龍捲風漩渦,彼此交互纏繞,旋轉交叉,然後匯集在中央的小核心內。

圖像中描繪螺旋狀絲線(spiraling threadules)或“龍捲風”向球的中心移動

大衛·威爾科克:這說得通,因為通常我們看到黑子的時候,我們看到從太陽中(能量通道)噴射出的圓環,這就是日珥(Solar prominence),你能看到這個圓環噴出。所以你是說這並非是表面現象,而是深入到核心。

日珥

日珥(Solar Prominence)是太陽深層表達的表面現象

科裡•古德是的,而這些現象有時也是被不同的地外文明利用來出入太陽系的星際之門(star gates),這取決於太陽的表現狀態。
在我們的太陽之中,有一個空曠的區域,而在我所描述的那個區域之外,有很大的一個區間都是熔化的烈焰。他們發現太陽外部比內部還要熱…

大衛·威爾科克:大部分人都知道日冕(Corona),也就是太陽表面之上的那層更熱一些,裡面就涼下來了,這是科學無法解釋的現象。(沒錯)但是電子宇宙的理論者卻可以解釋,因為太陽是座電子能量的發電機。

科裡•古德沒錯,正如你所說的那樣,太陽是從某種能量波的撞擊而獲得能量,所以它的外部會如此活躍。此外,對它提供能量的還有一種我所稱為“宇宙網”(cosmic web)的東西。每一顆恆星都通過宇宙網同另一顆恆星連接在一起;每一顆都通過燈絲——電磁燈絲 —— 連在一起。所以在一個星系中,某個恆星上發生的事情,都會通過該星系中的這個網路系統反應出去,從而影響到我們的太陽系。

獵戶腰帶


太陽最外層的日冕(Coronal)層

大衛·威爾科克:在我的第三本書中,我寫到一位名叫喬.帕拉(Joe Parr)的金字塔研究者,他有一架推進器,尾端有一些一英寸長的小金字塔,而他在這一系列相斥的電極間轉動,從北對北、南對南又北對北這樣,所發生的事情是:在一年中某些特定的時刻,在太陽和獵戶腰帶(the belt of Orion)之間,當地球穿越其中時就好像是一扇門,而這是在十二月末發生的,推進器尾端的那些金字塔會從物理現實世界中變形,從離心機中穿過,然後好像散彈槍衝擊波一樣射入了牆中,沒有肉眼可見的穿入口。所以他提出了一個理論,存在著某種能量導管,影響著物質的本質,就是在地球穿過太陽和獵戶座之間時,而這在一年之間只發生一次。所以你認為這種電漿光線(plasma beams)對物質會有什麼樣的作用?有可能真正像那樣改變物質的狀態嗎?
科裡•古德絕對會的,同樣也回歸到我們所接受而用來計算傳送旅行(portal travel)的多維數學模型(hyperdimensional mathematics)。每一顆恆星、行星和星系它們相互之間都有一種關係,你能夠計算出這些東西,因為會有些奇怪的小間斷而造成了一些奇怪的事情,就像你剛提到的那個實驗。

大衛·威爾科克:彼得.彼得森(pete peterson)曾提出過數學原理,而我認識一個人真的做到了。我不想提他的名字,因為他不想暴露身份。但他基本上計算出整個宇宙是個[url=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AF%86%E9%8B%AA#/media/Fileenrose_Tiling_(Rhombi).svg]彭羅斯平鋪[/url](Penrose tiled)(註:一種包含多種對稱性,但它永遠無法週期性重複的空間填充模式);這意味著一切是三條線的交叉。如果你以6為單位計數,意思是說,你從1數到6,然後是2;例如:1, 2, 3, 4, 5, 6, 21, 22, 23, 24, 25, 26, 31, 32 33, …這樣下去,如果以6進位計數,所有的數字,例如圓周率和黃金分割等都變成了整數,全都是,而不再是循環小數了。你覺得這些你所提到的多維數學計算法,是否在某種程度上把這個也考慮進去了呢?是不是就是這樣的呢?


彭羅斯平鋪


彭羅斯平鋪(Penrose tiled)

科裡•古德基本上,這統一了所有不同的科學原理,而這些原理是我們的主流科學所無法解釋的。只有我們的主流科學拋下他們的“理論”,並開始接受宇宙是個電漿電子的宇宙,且是個撓場的宇宙,這兩個現實,這些科學是秘密太空計畫項目用來發展技術的理論,不然的話,他們是無法繼續向前的。就好像我們現在還在使用十八世紀和十九世紀早期那時候的科技。

大衛·威爾科克:既然我們談了一點數學… 不只是一點點,我現在在想超弦理論(Superstring Theory)的基礎與量子力學(quantum mechanics)等等,這些都是讓懷疑論者用來打擊我們,並且說“看吧,這些都是證明過的”。所有超弦理論所用到的數學基礎,都是來自一位名叫斯里尼瓦瑟.拉馬努金(Srinivasa Ramanujan)的印度數學家。而拉馬努金這位天才將西方數學一百年的內容,用一本書重新書寫了出來,弄出來的東西誰都看不懂,他將此稱為“模函數”(Modular Functions)。基本上來說,他的意思是說幾何乃是那些更高維度的關鍵。現在超弦理論中還在使用這些術語,並沒有什麼新的東西。重點是,拉馬努金說,印度女神納馬卡爾(Namakkal)是在他的夢中教會了他這些東西。所以你是否覺得這些友善的地外文明,試圖將這些知識散播到我們的社會中呢?

科裡•古德是的,更高維度的生命試圖讓我們… 我聽說,我們的生命十分短暫,我們基本上是以“靈魂之子”(spiritual children)的形態死去,我們本該活得更久,有更長的時間來發展我們的靈魂…

大衛·威爾科克:你說“聽說”,是聽誰說的?

科裡•古德是拉提艾爾(藍鳥人之一)告訴我的。(好的)還有…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我們是靈魂之子嗎?

科裡•古德我們死的時候是靈魂之子,而且我們還要活得很久且很健康。(好的)所以我們在短暫的生命之中,需要幫助才能演進,獲得進步。我們從更高維度或是更高密度的那些生命那獲得幫助,從夢中獲得訊息,以及其他方式來幫助我們進步,使我們更快速到達一個他們稱為“主循環”(major cycle)的終點目的地。

大衛·威爾科克:你與藍鳥人的交流中,使用到了“主循環”這個詞嗎?

科裡•古德他們是這麼說,他們說我們正處於一個主循環的尾端。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的用詞和“一的法則”(The Law of One)完全一致,這是我們從來沒提過的,這又是一次有關連性的地方。
好的,我們回歸主題,回到時間科學上。他們將探測器送到太陽內部時,探測器還去了其他地方嗎?還是說就這樣描繪出內部的樣子?

科裡•古德只是描繪出內部的樣子,傳回圖像到遙測設備,直到在太陽內部遇到阻力;對探測器來說這就像是個自殺任務,使命就是進入內部,收集資料,將圖像送回到遙測設備,盡其可能維持長的時間。

大衛·威爾科克:我想到的一件事情是,你所描述的是一個堅硬的金屬內核,周圍包裹著氣體,聽起來像是土星或是木星。鑒於我們知道它們核心是什麼,根據你所知道的,恆型和行星之間,是否存在著某種關係?

科裡•古德我並不確定恆星與其星系內每一顆大小行星都存在著電磁絲(electromagnetic filament)的關係,任何具備足夠密度在撓場中扭曲時空的東西,都能和他的主星形成一種關聯,而這創造了一種絲狀或電磁的連接。而每顆行星都有內核,也就是其驅動力,這取決於內核有多活躍,或是連接有多強。

大衛·威爾科克:在我的第一本書《源場》(Source Field)中,我描述了約翰.馬蒂諾(John Martineau)的研究,他寫了一本很有趣而具開創性的書叫作《太陽系中的巧合小冊子》(A Little Book of Coincidence in the Solar System)。當時很瘋狂,我已寫完了我的一整本書,就在最後一刻這本書被遞到我的手中,我就因為這個人改變的整本書,還在最後加了一章。他做了這些事情:他研究了行星軌道彼此之間的關係,然後他發現這些軌道可以被完美地歸納為一系列巢狀結構的幾何體(nested geometries)。大部分的這些相互關係,我們說的是正多面體和立方體,例如四面體、二十面體(也就是二十面等邊三角形組成的多面體),看起來像是舞廳的閃光燈;十二面體(也就是十二面正五邊形)…

系列巢狀結構的幾何體


科裡•古德在這個多維數學模型中,出現了很多符號,我提到了…

大衛·威爾科克:展現出正多面體的符號嗎?

科裡•古德是的。(哦,天啊!)我看到上面數字很少,但有很多符號,很多幾何體;正多面體,還有許多其他符號出現在這個數學模型中。

大衛·威爾科克:這完全說得通,所有現代超弦理論研究者利用的是拉馬努金的模函數,而將其納入正多面體的幾何體中。研究者稱,這些模函數就是幾何的描述。所以幾何學已經存在於高為數學中,只是大家通常不知道…

科裡•古德而且大家都太關注量子物理學。我們發現一切都是振動,都是一種振動的狀態。而你一旦真正理解到,你身邊的一切都是一種振動狀態,時間、物質、空間都可以被操縱,只要你領悟到,或是學會如何操縱振動。至於其他一切的科學,那些懷疑論者所稱的這些證明,在我來說都是錯的,將來都會煙消雲散。

大衛·威爾科克:是的,而如果大家觀看過我們的節目,在《智慧教育》(Wisdom Teachings)節目中有許多很棒的科學資訊,你可以花上一年時間來學習入門。其中我提到過羅伯特.摩恩(Robert Moon)博士,他是原子彈之父之一,是使原子彈研製成功的幾位科學家之一。在1987年,他發現原子的質子其實是幾何體的各個角,他完全將其描繪了出來。我也作過多集這個主題的節目,我很推薦對這個主題有興趣的人看看。

科裡•古德我之前說過,也一直在說的是蓋亞電視台(Gaiam TV)更像是一所線上大學。

大衛·威爾科克:這是所“平行宇宙(大學)”(Parallel University)。

科裡•古德是的,是所內容豐富的線上大學,要不是查過,我完全不知道這樣的資訊已經流傳出來了。

大衛·威爾科克:我開始查閱的時候,感覺這輩子都不夠用,你要有個重點切入。但我想起羅伯特.摩恩的原因是,我們現在是要進入統一的幾何模型了,所以漢斯.簡尼(Hans Jenny)博士,這位歐洲科學家振動了放入沙子的水,結果受振動的沙子會形成美妙的幾何圖形,這告訴我們什麼?那就是:幾何圖形就是振動的結果,振動創造了結構。而這個幾何圖形,它存在於所有維度中,而都是振動產生的結構體,所以這就是你剛剛所說的。

聲波振動沙子和水

Cymatics(聲波振動沙子和水)形成高度組織的幾何圖形

科裡•古德而他的發現完全被主流科學忽視了嗎?(當然)這種資訊是被壓抑的。但我在這裡說的也不僅僅是理論,這些都是正在使用中的科學,被用在秘密的太空項目中,而且已經被運用了很長一段時間了。很多我們所接收到的這些資訊,都是由在科技上領先我們百萬年的地外文明所傳授的,他們使用這些概念、科技與數學模型已經是艮古以前的事了。

大衛·威爾科克:差不多是在一百年前,歐尼斯特.拉塞福(Rutherford)用電子射穿金箔,有些卡在了金箔之中,他因此認為電子一定是粒子,因為他將它們射穿過去但有些卻沒有穿透。拉塞福的原子模型,這是個小小的星系,這些是圍繞著核心運轉的小行星。在太空項目中,大家嘲笑拉塞福的模型嗎?大家覺得把粒子當作“固體”,是不是很瘋狂的一件事情?

科裡•古德是的,因為我們還知道意識對每個實驗的結果都有影響。例如某個人他是先就認為一切都是波,然後開始作實驗,他得到的結果就是一切都是波。

大衛·威爾科克:當然,我覺得真的是這樣。我們提到摩恩時,我們現在對原子有了一個幾何模型,意味著物質就是振動,這一點就得到了解決。

科裡•古德正如我所說,一切都是振動;思維、光線…;我們周圍的一切都是不同模式的振動,即使是我們的意識,尤其是我們的群眾意識,可以改變物質振動的本質和我們周圍的現實。

大衛·威爾科克:我的太空項目內線傑卡布告訴我一件事,他說人們會用水晶球或鏡子來同靈魂交流的原因,是因為我們相信靈魂並不存在,所以不允許面對面見到他們,但如果我們用鏡子或水晶,那就扭曲了規則,我們可以說“這是倒影”或是類似的東西。


科裡•古德回到“沒有勺子(there is no spoon)”的年代。(註:這句話出自電影《駭客任務》(Matrix)中的對白,意思可以延伸為:思維意識可以創造現實。)

大衛·威爾科克:對。所以這是真的嗎?你是否也在工作中聽說過我其他內線所說的最不為人知的一個秘密就是:現實世界是一種我們共創的(co-creative)—— 我們共同意識所創造的 —— 產物。

科裡•古德是的,這正是他們想要隱瞞的最大秘密之一。他們試著隱瞞這個有很多科學實驗證明的事實。他們還隱瞞了電子與電漿宇宙這樣的科學資訊,以及空間和時間的本質。此外,他們還隱瞞了撓場物理現象,他們非常嚴格地封鎖了關於意識對現實的影響作用。這些都是他們徹底隱瞞的訊息。

大衛·威爾科克:早在1939年,有一位名叫奧托.海根堡(Otto Hilgenberg)的科學家,他創建了一個非常可信的模型來證明地球在擴張。如果將海洋拿掉,然後將地球縮小到現在大小的55%到60%,所有的大陸是可以拼湊在一起的。海根堡之後還有許多其他科學家提出了更為詳盡的細節,我們現在就來看一看地球擴張的插圖…(影片播放中)我們現在看到的是這些大陸分開,海洋填補了其中的裂隙,但這有一個大問題,人們會說:噢,大陸板塊飄移,有一大塊大陸不知怎麼的裂開了,現在朝不同的方向離開…(影片結束)但地球如果再繼續擴張會發生什麼?這對我們的科學有甚麼影響?


科裡•古德那一切都將改變,如果行星自內部擴張… 這與主流科學所說的都不符合。

大衛·威爾科克:這意味著物質不斷從虛無中產生,對嗎?

科裡•古德

大衛·威爾科克:地球自身在生長,就好像有生命一樣。

科裡•古德沒錯,當然了,地球是在不斷累積吸收著大量的宇宙塵埃和殘骸,每天都有好幾噸,從大氣層外掉入地球,(是的)這也增加了行星的密度。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回頭看約翰.馬蒂諾對太陽系的模型,我們所看到的是行星移動時,有一個巨大的幾何圖形覆蓋了整個軌道,這個幾何圖形隨著行星的轉動一起跟著移動。所以,你所描述的行星之間的星門,同我們所說的產生電荷的幾何圖形非常相似,而如果你將結點連接起來,你所得到的就是一條電漿絲線(plasma filament)。

科裡•古德你把我想說的用詞說出來了,這些稱為結點(nodes)。還有地球,大家都知道地脈(ley lines),地球有能量線(energetic grid)…

大衛·威爾科克:我試圖將此融入到我的節目中,目前還沒有討論到,但我另一本書和網站上都有描述。

科裡•古德地球不停自轉,而取決於它同太陽的位置關係以及太陽的行為,它們交叉的時候,上述這些因素以及地球內部的元素(在山脈或是地底下的某種石頭、水晶或金屬)創造出了結點。而星門(star gate)會隨這些結點出現在地球表層、地表下或是大氣層中;這些結點的區域內。而他們專注於這些結點區域,來尋找自然的星門會在哪裡打開,同樣也會尋找那些出現在我們天空的外星入侵者。很奇怪的是,許多都出現在北緯33度與36度這兩條平行線之間,(沒錯)這似乎是他們出入相當頻繁的區域。

北緯33至36度的平行線區間有定期形式的自然星際之門

北緯33至36度的平行線區間有定期形式的自然星際之門(star gates)

大衛·威爾科克:既然我還沒有在《智慧教育》中提起這件事,這裡我就簡單一提。我的訪談都是準備的相當詳盡的,其中包含了伊凡.桑德森(Ivan T. Sanderson),他是百慕達三角洲獎學金的來源。查爾斯.伯利茲(Charles Berlitz)著有一本叫做《百慕達三角洲》的書,將此話題引起了公眾的注意,但他只是汲取了伊凡.桑德森的研究。桑德森發現地球上有十個地點,在那裡,大海中的船和天空中的飛機都消失了,都是集中在這些點附近。這些研究成果在1971年發表了,而在1972年俄羅斯人發現在其中還要加入南北兩極,這樣就會得到一個二十面體,這是地球上完美而神聖的幾何體。而之後的科學家… 我再說一遍,我會在以後的《智慧教育》中提到… 發現這個二十面體中,還完美的嵌套(nested)著一個十二面體。你把這兩個形狀融合再一起,然後在地球上畫滿線,就能得出大陸塊的位置。

二十面體的結點是自然的星際之門

二十面體的結點是自然的星際之門

科裡•古德這些也是契合的,這些形狀被置於代表地球的球體上,放上不同的形狀,球體內部會有點出現,大約是19度,位於地球圍繞太陽公轉時不同的角度,以及太陽週期不同的時刻,會在球體內使用不同的形狀來代表…

大衛·威爾科克:你是說這些幾何圖形會真的出現在地球表面嗎?而這些線會出現在天空的某處?(沒錯)而這就是結點和傳送口(portal)所在的位置?

科裡•古德這就是預測的結點所在得位置。

大衛·威爾科克:這就是德國人所用的嗎?回到我們所說的主題,他們用球體來輸送坦克之類的嗎?

科裡•古德不,那是全像描繪(holographic depictions);是當代才使用到的。

大衛·威爾科克:好。我們所說的幾何圖形線,你認為飛機和船舶為什麼會在這些結點消失呢?是什麼祕密武器?

科裡•古德它們在錯誤的時間出現在錯誤的地點。當宇宙網(cosmic web)啟動了某個特定的結點區域,而它們恰好在結點活動,出現在這個區域,就會有天然的傳送口,它們於是被傳送出去,而這非常奇怪,取決於傳送口所在區域的位置,它們可能被傳送到不同的時間或空間,所以可能是地球上的另一個時間,或是宇宙中另一個星系或是更遠的地方。

大衛·威爾科克:這個我覺得很有道理,因為其他內線告訴我的物理模型被稱為“層狀時間”(layered time)。我們想要把時間看作是延伸出去的東西,但如果你可以這樣來思考,比如把太陽系本身想作是一個幾何模型,那麼每個幾何棘輪點(ratcheting point),都向洋蔥一樣堆積起來的,並非是從時間上分割開來的,幾何體都是層層疊再一起的,都是以多個四面體嵌套在一起而匯集在一點。

科裡•古德你可以在不同的秘密運作項目和秘密太空項目中談到幾何體,幾何結構幾乎無處不在。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說如果過去是一個幾何結構,而我們的現在是另一個幾何結構,這兩個幾何體交匯再一起,就有一個傳送口出現在層層的幾何體中。我們把它當作是時間上不同的時間點,但實際上都是在同一個空間中…“同一個空間”這並非是真正的空間,而是絕對空間…

科裡•古德有一個書呆子科學家說,要搞清楚這些結點和幾何結構,還有太陽11年的周期(太陽黑子活動、太陽噴發等),以及我們在太陽系中的位置,就好像是一個巨大的魔術方塊(Rubik’s cube)你想要迅速解開它一樣。

大衛·威爾科克:我來問你一個奇怪的問題:這些幾何結構中,外部和內部代表著未來和過去,是否存在著其他“真實的”的幾何結構體。也就是除了我們所在的這一個,是否存在其他幾何體,或者說只有唯一的一個真實的幾何結構?

科裡•古德… 都是真的,都是同時發生的,因為時間是一種幻象;沒有開始、中間或結束,就好像我們對時間的感受…


大衛·威爾科克:但歷史上發生的事情,我們會寫盡歷史書中,而目前看來,書本並沒有改變。

科裡•古德這是我們三維的意識對時間的感受。時間… 時間是全部同時發生的,而很難告訴別人說時間並非線性的,時間只是一種幻覺,是我們的意識使得時間以一種線性的方式被體驗。所以…

大衛·威爾科克:這概念很難適應…

科裡•古德是的,要讓別人理解很困難。

大衛·威爾科克:說到時間,我們這一集的時間也到了,我們只能把內容量化到半小時,所以下一集我們將要提到的主題是你們在評論中所提到最感興趣的內容,就是腦內的星門;松果體;第三隻眼。我們會在下一集談這個話題,因為你們必須知道。我是大衛.威爾科克,感謝大家觀看。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