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一季第七集—檢查火星殖民地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一季第七集—檢查火星殖民地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一季第七集—檢查火星殖民地




內容簡介:

我們中斷這個特別報導的資訊披露,為你們帶來最新的資訊。

科里.古德講述了他最近在火星上對一個已被指控保持奴工般條件的秘密工業設施進行檢查。

星際企業集團不情願地讓步,包括一項檢查其火星的設施,但他們並不打算泄露最黑暗的秘密。

從科里起程的那一刻,有些不太對勁,因為他發現星際企業集團的代表已經不打算讓他回來。

下一集:揭露宇宙第一季第八集

揭露宇宙所有集數一覽表:揭露宇宙第一二三季

文字版本:





大衛•威爾科克:歡迎來到《揭露宇宙》,我是主持人

大衛•威爾科克。這位是寇里古德,他是瞭解內幕的人。他的經驗徹底顛覆了我們對UFO現象的認知,尤其是我們對軍工複合體中族群的認知。軍工複合體在我們的太陽系中擁有殖民領地,並廣泛擴建以達到工業增長和與多種地外文明交易的目的。寇里,歡迎你的到來。

科里•古德:謝謝。

大衛•威爾科克:在前幾集中我們就曾討論過,在你離開太空項目幾年之後再次回來後,發生的一系列奇怪的事件。我們也討論過那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岡薩雷斯陸軍中校,這不是他的真名。還有貌似直到這外部障礙出現,陰謀集團還沒意識到他們將要被阻止了。你同意這一說法嗎?

科里•古德:他們覺得自己所向披靡。他們的外星盟友在外星人領域那太空世界太過強大。他們背後有神明,我們只是被隨意丟棄的無用之人,無法阻止他們。

大衛•威爾科克:能跟我們說說似乎已經出現的靜態人的蘇醒嗎?陰謀集團為何對這些靜態人感興趣?而靜態人蘇醒以後又會如何呢?

科里•古德:正如太陽系中出現的球形天體,他們認為是蘇美爾諸神正歸來。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認為這些球形天體?靜態人是?

科里•古德:球形生命體。

大衛•威爾科克:沒錯。

科里•古德:他們還認為這些一直以來都在被訪問並受到敬仰的靜態人是他們的神明。當他們回過神來,便又再次失望了。據我被告知的資訊說,這些生命體正在醒 來,充滿了困惑和沮喪,他們跟另一個有可能是也可能不是外星人的族群一起被派來,重新歸隊到自己的族群。我不知道這資訊來源是否準確。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來源準確那陰謀集團將會大失所望了。

科里•古德:會是他們眾多失望中的一個。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認為他們其中一個神明將會醒來,拯救他們於水火之中。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根本沒有得到想要的東西。

科里•古德:沒錯。這更加挫敗了陰謀集團的士氣。秘密太空計畫中實力最強的星際企業集團近期在與天龍白色皇族成員會晤之後,天龍白色皇族成員貢獻了他們所有 的人類追隨者,以換取離開太陽系越過外部障礙的權利,星際企業集團正開始為一些事情作出讓步。關於火星殖民地的資訊被披露以後陰謀集團和星際企業集團便大 傷腦筋。

大衛•威爾科克:看樣子好像陰謀集團正期望在某一時刻說出真相。況且他們現在不得不說出真相,他們關心的是如何把它呈現給人們。

科里•古德:此時他們已經知道一大部分高級陰謀集團(秘密地球政府和秘密地球政府的辛迪加)成員帶著大量資訊叛變了。類似於斯諾登那樣,這些人加入太空計畫的秘密聯盟,並同意時機合適時檢舉他們。他們知道將來會暴出非常巨量的資訊,內容涉及他們對人類罪行的所有方面。通過談判,星際企業集團作出了一個奇怪的提議,他們想要證明在火星上事態並沒有那麼嚴峻,我就火星上"從屬殖民地"發佈了最新報告,網上也有其他人開始爭相討論關於火星上的"從屬殖民地",關於這些人有自己的自由意志,他們很快樂從事著重要的工作。

大衛•威爾科克:在某種意義上來說,陰謀集團之星際企業集團現在已預料到將會有很多掌握了高級機密知識的人自發奮勇出來揭發他們。因為這件事的重要性,他們想讓你展示一下,那會減少你對此的顧慮,讓大家看起來彼此友好和睦,在火星上高唱"空巴亞"聖歌。

科里•古德:這跟我個人無關。這檔節目是關於秘密太空計畫、星際聯盟、委員會代表、岡薩雷斯和我自己。

大衛•威爾科克:有些人可能會提出這樣的問題,如果這次與聯盟之間的太空計畫任務如此重要,為什麼他們會把你丟在這裡,就像煤礦中的金絲雀?他們為什麼不直接調五個與你知道同樣多的人呢?

科里•古德:我也希望能有更多人站出來揭露。我現在需要他們站出來。有很多人都知道我說的這些內容。正如我過去說的,以前我看見過很多與你談過這些的人,他們甚至站出來要揭發,然後突然停下來,然後消失在大眾的視野裡。有很多人都知道這些資訊或者知道這些資訊的某些部分,我相信他們將會站出來分享類似的資訊。

大衛•威爾科克:是的,實際上我想邀請亨利•迪肯第一個上我們這個節目。我還親自為他買了離開這裡的飛機票。就在他準備離開這兒時,他受到了非常嚴重的威脅。那引燃了整個事件。所以或許,很多人之所以沒有自告奮勇就是迫於嚴重的壓力和威脅,努力阻止這些資訊釋放出來。我和幾個人聯繫過,他們也知道你知道的這些事情。但無人願意站出來。

科里•古德:是時候了。

大衛•威爾科克:星際企業集團為你和網路前的觀眾呈現的並不只是這一個。他們預期到你如雪崩滾落的第一枚石子擊打在他們身上。總的來說,他們想為聯盟做這個節目。

科里•古德:沒錯,這也是這個資料轉儲過程中被預期的。他們想要扭轉形勢。

大衛•威爾科克:總之,如果有人錯過了那一段…你說過國家安全局正在侵入所有的太空計畫?

科里•古德:對,斯諾登所接觸到的就是,美國國家安全局犯了資訊安全上的一個嚴重錯誤,將所有雞蛋都放在一個籃子裡。並且他們過於自負。他們掌握了各種類型 的資訊用來勒索政治家以及遍及世界各地的人們。他們還有經過高度加密的秘密太空計畫資訊。斯諾登得到了它們,並將它們從美國傳出。有一段時間他通過衛星把 這些資訊傳送出去。而不只是在他逃走時衣袋裡帶了一個小硬碟。那個資料量太大了,非常龐大的資訊。

大衛•威爾科克:我也聽過。

科里•古德:最近所有的那些資訊都已經被完全解密了。

大衛•威爾科克:大約是2015年六月?

科里•古德:是的,就在近期。他們一直在檢查所有的資訊,在最近完全破解了。這些近期的侵入獲得了規模非常龐大的其他資訊,人們所聽聞的少之又少。這正是星 際企業集團所擔心的資訊。這讓我們明白為何他們提供有點像"我們"在火星上的選擇的他們的一個殖民地的NATO型式檢驗來視察殖民地的居住條件。

大衛•威爾科克:你知道火星上有多少殖民地嗎?

科里•古德:有許幾十個殖民地、設施以及構建技術的工業廠房。有很多殖民地都在這些廠房的郊外。人們在其中往返工作。

大衛•威爾科克:在一整個行星上有幾十個設施這也很合理。

科里•古德:我們去視察的是其中一類設施。

大衛•威爾科克:那麼你給我們從頭敘述這個故事吧,一開始你在家。岡薩雷斯給你打過電話告訴你要開始了?

科里•古德:是,他通知我說要開始了。我沒有預料到會是那個時間。我走進客廳,我還沒有穿好衣服。我的小藍光球朋友從露臺通過我的滑動玻璃門飛了進來,它透過玻璃快速移動,開始盤旋著。

大衛•威爾科克:它那個時有多大?

科里•古德:差不多這麼大。

大衛•威爾科克:像不像一個高爾夫球,一個圓球狀的東西?

科里•古德:嗯。我知道我沒時間再返回到臥室穿好衣服和準備其它了。所以我就站在那裡雙手這樣,我以心靈感應的方式告訴它我準備好了。它在我胸前擴大了大約十八英寸。我就漂浮在它裡面了。我隨著它起飛,在裡面感覺有點特別的時空模糊,然後就嗖地離開了。

大衛•威爾科克:它發生時你是什麼感覺?那種感受有多久?

科里•古德:就一刹那。

大衛•威爾科克:它非常快。

科里•古德:非常快。

大衛•威爾科克:有沒有感受到運動?

科里•古德:沒有,開始的時候有一點運動感覺。但突然之間就到達目的地了。那是在月球作戰司令部的一個房間,我對它非常熟悉,那是一個很大的會議室。從那以 後,那個地方經常被用作這類人來人往的聚會,不僅是我,還有其他很多人被帶到這裡,進行各種活動。不過那是另一個話題了。

大衛•威爾科克:太空計畫有沒有告訴你,如果他們有辦法將陰謀集團鎖在那個區域之外,它就不會被窺探到了?這個地方為什麼會是安全的呢?

科里•古德:不,這是一個共用的設施。有時候當陰謀集團正在使用它時,我們就無法使用它。但在好幾個月前就把大桌子移到靠牆那裡,這樣會議室就有更大的空間了。

大衛•威爾科克:為了能容納更多人?

科里•古德:沒錯,那裡有很多人,差不多七十個人以上。我就這樣出現在那裡了。我到達不久之後,進來一位安全工作人員。我跟他們說我需要件整齊的衣服穿。他 問我穿多大號的,上下打量著我然後離開了。再次回來時他帶來一件衣服,通常當我沒有準備好時,他們就給我一件均碼的衣服。那件衣服皺巴巴的。

大衛•威爾科克:是件至少洗過的衣服嗎?

科里•古德:是的,那是一件皺巴巴的連體褲,還有一雙全新的靴子,差不多像這樣,側邊有拉鍊,以通過安全檢查,在那裡可以把它打開,然後在前面綁好鞋帶再拉回去。那是雙全新的鞋,從來沒有人穿過。我就穿著T恤,腳踩人字拖鞋站在那裡,我根本沒準備好。

大衛•威爾科克:你穿好衣服了。

科里•古德:我穿好衣服後,還等了一小會兒。一位安全人員進來護送我到一個停放飛行器的地方。我走出來後看見一群人圍成半圓形站在那裡說著話。岡薩雷斯看見 我來了跟我打招呼,然後我看到星際企業集團的代表站在那裡。還有很多秘密太空計畫的委員也站在那裡,他們基本上說的是祝任務順利,希望一切成功,是一種政 治形式的講話。

大衛•威爾科克:星際企業集團董事長是地外生命嗎?是爬蟲類或其它什麼嗎?

科里•古德:不,是一個人。他是星際企業集團的一位高級人物。

大衛•威爾科克:他長什麼樣子?可以形容一下他嗎?

科里•古德:可以,他灰白色的頭髮,並非一個矮壯的人,穿著一種我前面說過的那種衣服。 尼赫魯上衣

大衛•威爾科克:尼赫魯上衣?

科里•古德:沒錯,印度那種尼赫魯。我不知道為什麼那種衣服那麼流行,不過貌似執權人士都喜歡穿它。他們乘坐不同大小的飛行器而來,長度在四十到六十英尺之 間。其內部都是模組化的。我見到過它們會根據不同的用途而進行不同的改變,包括運輸部隊,醫療。我們在的這間用於非常重要的情況,我們都有座位。我們剛剛 坐好……關於這部分我在網上有一個長篇幅的報導,這次節目我就只簡單提一下。大部分都是岡薩雷斯一直在講話。他是一個無懈可擊的政客。我的意思是,他有各 種技能來應對各類人。我真的一直都跟這些不沾邊,所以我很認真地聽,看自己是否真的吸收了所有的資訊。我們在火星軌道之外相當遠的位置停了下了。當我們停 下來後,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面板,我估計其對角線長度有七十英寸左右。那是更大版本的一個智慧玻璃平板。上面出現了一個三維火星圖像。所有這些不同的圖示開 始出現了,那些就是火星基地。

大衛•威爾科克:那裡有多少圖示?

科里•古德:我現在也記不清了,數量相當多,至少有十二個。數量很多,此時我們只看到火星的一側。

大衛•威爾科克:在北半球還是南半球?

科里•古德:我們看到的是在北半球。一位星際企業集團人士開始指向不同的那些並提出建議我們應該視察那些。這時岡薩雷斯說:"稍等一下"。他什麼也沒有碰。 我猜他可能用一種精神的方法,啟動了南半球的一個新圖示。他做了這後,星際企業集團代表馬上站直身子,變得不安起來。岡薩雷斯說:"我們已經選擇了這個設 施"。一個星際企業集團代表,他顯然是一個純粹的政治家。他快速挪動腳步,說道:"這並不是一個工作設施,它沒有殖民地,它太老了"。我認為他的意思是說 它就像一個自動化設施。這不是你會感興趣的東西,它不重要。岡薩雷斯立刻說道:"我們最近的叛逃者之一就住在這個殖民地上。關於這個設施,我們有最新最詳 細的情報。這就是我們想要拜訪的"。

大衛•威爾科克:我敢打賭,那會使他陷入恐慌。

科里•古德:他很擔心。星際企業集團代表很擔心。他借機回到了一個模組化房間。顯然他有某種通信設備或者方式用來通信。他說必須要把它清除。幾分鐘之後他露 面了,說那個決定將被批准,但大約要等一個小時,來清除所有內容和領空並讓一切顯現,顯然他們需要那麼多時間來清理基地並進行安排。大約五十分鐘後其中一 個工作人員說道:"我們被允許降落了"。我們就走了。我們進入大氣層時,通過面板我們清晰地看到外面在遮罩物周圍有粉紅色,淡紫色,紫色的放電。我們很快 飛向地面,讓人感覺非常刺激,然後迅速轉彎開始沿著表面飛行,進入到一個具有河流特徵的地區。那裡有一個懸崖壁,有點像懸崖壁。它外面有一個圓柱拔地而 起。

大衛•威爾科克:金屬質地的?

科里•古德:是的,基本上就是空中交通管制。然後打開了一個開口,之前在峽谷牆那面是看不見開口的。我們減慢速度飛到裡面。我們一進入那裡,發現兩邊都是停機坪。每一邊都有兩架飛船,停在邊上的狹窄通道。我之前從未見過那種飛船,它是淚珠狀的,珞黃色的。 電影《飛碟領航員》中淚珠狀飛船劇照那 是右邊第三個停機坪,顯然我們要開始在這裡著陸了。那裡有一個淚滴形飛船,還有一大片圓形區域供我們著陸,勉強可以容得下我們這麼大的飛船。我們著陸了。 星際企業集團代表走出我們的飛船,他開始慢跑著,到了安全人員面前,他進了安全檢查站,然後跑回來做著這個手勢:一切順利。為岡薩雷斯和我各配備了兩名保 鏢,他們是直覺先知他們可以攜帶槍支。我們登陸便前往檢查點。車站的保安告訴我們的保鏢禁止攜帶武器通過。岡薩雷斯和星際企業集團代表交流了一下,意思是 這應該是交易的一部分。星際企業集團代表走過去跟設施領導交談。設施領導皺了下眉頭,做了個手勢讓我們通過。我們進入了基地。那裡一個人也沒有。他說準備 把主廳設置成會議場所。其餘星際企業集團人員在路上了。他們被告知我們將首次派往的位置,我們要去工業生產基地看看特定部件的生產地。然後他們送我們上了 一個又小又窄的火車,兩個人面對面坐著,就像我們現在這樣坐在彼此對面。我們用這樣的方法進去,有很多殖民地的保安隨我們一起。我左右兩邊各有一個保鏢。 我對面是五個殖民地的保安。火車開得很快。聽他們說到工業生產基地有八公里遠,他 們問我是哪裡人。我說了錯話,說是德克薩斯。在我們離開之前被告知已經降落了,在我們登陸進入檢查站之前,星際企業集團代表跟我們說:"聽我說,這個特別 的基地是社會實踐的一部分,這對人類至關重要,請不要傳出去。"這裡的人被告知地球因為曾發生過大災難,不適宜居住,只有在火星和太空計畫中的人類活了下 來。我說露了,我想我搞砸了。因為我最近被曬傷了,需要敷上蘆薈。他們說我身上散發著地球味兒。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全都使用類似的衛生用品?

科里•古德:他們全都用一樣的衛生產品。岡薩雷斯中校後來告訴我,我用的除臭劑、潤膚劑、髮膠這些東西,讓我聞起來像是外來人。

大衛•威爾科克:當你說德克薩斯的時候,那個人是什麼表情?他以為地球已經毀滅了?

科里•古德:我面前的那些人馬上就像是……他們彼此看著對方,然後立即彼此交談。接著我的警衛與他旁邊的警衛開始交談。接下來我看見岡薩雷斯中校扭過頭來, 他伸著脖子朝我的方向看過來。我甚至沒看他。我就往警衛後面看,看著窗戶外模糊的畫面,直到火車停下來。然後我們走出去,開始參觀機構。

大衛•威爾科克:岡薩雷斯中校,當他看著你時是什麼表情?

科里•古德:我沒看他。但他隨即過來找我,他說他在思考我們如何挽救這局面。他想把德克薩斯說成秘密機構或是秘密飛船地之類的,這樣來試圖挽救當下的狀況。

大衛•威爾科克:你會認為當地人可能看過類似好萊塢風格的電影嗎?

科里•古德:誰知道。我知道的是……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絕對相信。

科里•古德:是的。我知道的是這些人很多是,尤其是在人才外流時期或稍後的時期,被強制帶進來參與火星殖民地。他們被告知地球即將面臨浩劫,而他們是人類中的精英,他們"很特別",他們肩負著人類延續的大任,要殖民火星,然後讓火星地球化,讓人類重新開始。

大衛•威爾科克:千禧世代的人們在課本與智慧手機的世界長大,可能不知道你我這一代或是我們父母那一代有多危險,真的相信會發生核子戰爭。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科里•古德:是的,我記得。我們那個年代要躲到桌子底下。

大衛•威爾科克:以為真的有用。

科里•古德:沒錯。

大衛•威爾科克:你覺得也許他們被告知之前有場核子戰爭,才會到處充斥的恐懼?

科里•古德:我不知道他們被告知了什麼,不知道是太陽質子事件、戰爭、還是超級火山爆炸,誰知道。

大衛•威爾科克:但那謊言的確是很棒的方法來防止人們逃跑。他們以為那是他們的家,他們沒別的地方可去。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非常有趣。這些在殖民地的人或是其他殖民地的人有接觸過任何外星生物嗎,還是絕大多數都只有他們來自地球的人類?

科里•古德:有些人絕對跟不同的外星人一起工作,見過不同的外星人。這些基地大多跟外星人有商業往來。這是我的假設,但我不確定。

大衛•威爾科克:我知道你沒住那裡。我很好奇的是那裡的人,舉例來說,那裡有沒有跟地球類似的交通運輸系統讓他們在不同基地跟殖民地之間穿梭?他們在火星上能上網嗎?不同機構之間的人可以溝通嗎?

科里•古德:不能。我剛才沒有解釋清楚那個火車系統。它就像是玻化石頭,波紋式的像玻璃那樣。

大衛•威爾科克:這與我從其它兩個內部人士口中聽到的描述完全相同。他們有像這樣的鑽孔機,像是使用某種核能往前進,可以融化岩石。但他們必須停下來,製造 出一個小的環。因為如果直接穿過岩石的話就會坍塌,土就會掉下來。他們偶爾停下來,製造出這些圈圈,能夠強化隧道的支撐力。

科里•古德:像波紋撐住。

大衛•威爾科克:沒錯,是的。

科里•古德:有交叉。我們經過一些區域穿越的時候有交叉的隧道。可以連結到不同的機構,到他們被分派的地方。這些機構之間是連結的,以便分派他們到需要他們的地方。

大衛•威爾科克:在那星球上他們彼此能聯繫嗎?

科里•古德:顯然聯繫得不多。

大衛•威爾科克:只有高層,一般人不行?

科里•古德:我只能說可能必要知悉的情形下。他們等於是獨居生活,不像是有很大的社交圈。非常組織化的生活。

大衛•威爾科克:後來發生了什麼?

科里•古德:我們開始參觀。有個殖民者展示了一個完全彎曲的原件,一種神經光學的介面,被廣泛地應用在不同的飛船上。

大衛•威爾科克:實際的功用是什麼?神經跟光學上?會追蹤你眼球移動之類的?

科里•古德:不是。是透過其他科技跟你的神經接上,然後連接其他科技,讓你看見一些光譜之類。我們真的準備要開始。有個機械建造介面的機器人自動機械,他們正在討論不同的形狀,有的是彎的,有的是直的。

大衛•威爾科克:像是你戴的頭盔嗎?

科里•古德:不,像是要進入飛船的東西。我們才剛要開始,我們下車以後列車就離開了。

大衛•威爾科克:這是你參觀工業區的部分。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那裡有很多人嗎?

科里•古德:不,這次只有一位殖民者,看起來像是領班或是工頭,他在對我們說話。星際企業集團的代表一直弄他的耳朵。他皺著眉頭,憂心忡忡站在後面。

大衛•威爾科克:噢,你在說的是他在弄那個耳麥設備,而不是說他用非語言訊號跟殖民者溝通。

科里•古德:像個耳麥。他們把那東西放進你的耳朵,讓你能聽能說話,但肉眼不容易看見。

大衛•威爾科克:他有自己的耳麥。

科里•古德:對。機構裡面的警衛小隊開始有更多的人看著我們,然後彼此之間討論。很明顯他們在交流討論。

大衛•威爾科克:因為德克薩斯的事件。

科里•古德:因為德克薩斯的流言。

大衛•威爾科克:而且還有你特殊的味道、樣子很奇怪。

科里•古德:剛好我曬傷又脫皮,甚至我的頭皮都在脫皮,我才剛剪完頭髮。我曝曬在太陽下,全身塗滿蘆薈。接著另一班列車到達。大概是兩倍的警衛人員,大量的 警衛人員都下了車,過來解除了原來那些跟著我們的警衛。星際企業集團的代表過來告訴我們得非常小心我們的言行,而且記住我們事先約定好的。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擔心聽到你說德克薩斯的那人會很脆弱,可能殺了你嗎?所以他跟他的警衛隊才被支開,因為他們擔心精神崩潰?

科里•古德:他們指責我們,說我們污染了他們社會實驗。新警衛隊有一半人護送原來的警衛隊上車離開。隨後列車又回來,我們上車後往回開。他們說主會館已經安 排好,隨後星際企業集團的代表將到達,準備開始簡報。所以說我們要回去。這次我們回去後,到處都是人,之前本來空空的。這些地方,每個空間都被充分利用。 所以這麼大的空間,空蕩蕩的很不尋常。現在突然之間都是這些殖民者,顯然他們穿著都很隆重。人們穿著各不相同,有些人穿一件式服裝,有些人穿卡其褲跟藍色 衣服,各種顏色,有些人穿兩件式。他們都在忙自己的事。他們都試圖與我們的眼神接觸。顯然他們已經知道協議的一部份是我們可以帶一位家人回去詢問設施裡的 狀況。所以他們懷著希望想與我們的眼神接觸。

大衛•威爾科克:有點像是進入了貓狗庇護所。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真的很可憐。

科里•古德:我們視察的分兩個不同的部分。我們得看看人們住的地方,看他們小小的區塊,那裡大家看起來都很開心。

大衛•威爾科克:你可以先大約說明一下這些區塊嗎?他們有廚房嗎?有浴室嗎?有不同的臥室?

科里•古德:比較像是牢房。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嗎?

科里•古德:是的。牆裡面,有床。而且他們不在那裡煮東西吃,到一個集中處去吃東西。他們也統一去一個地方盥洗之類的地方,或是跟其他人一起共用。

大衛•威爾科克:房間裡面有廁所嗎?

科里•古德:沒有。

大衛•威爾科克:門上沒有門閂?他們能夠自由出入。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走道有多大?

科里•古德:走道非常寬,寬到足夠讓六個人肩並肩走過。

大衛•威爾科克:房間像這樣一路下去?

科里•古德:沒錯一路下去都是房間。

大衛•威爾科克:沒有窗戶?

科里•古德:沒有,沒有窗戶。

大衛•威爾科克:有檯燈或是掛燈之類的嗎?光線問題怎麼處理?

科里•古德:他們有一種聲光。

大衛•威爾科克:聲光?

科里•古德:是的,非常普遍。就是聲波產生光線。

大衛•威爾科克:光從哪裡來?

科里•古德:屋頂。

大衛•威爾科克:屋頂只有一個區域,還是整片屋頂都發光?

科里•古德:屋頂的面板,一整片屋頂都是。

大衛•威爾科克:挺酷的。

科里•古德:然後岡薩雷斯中校在腦中記住我猜是門房號碼或是其中一處的位址。我們都往岡薩雷斯中校指定的地點前進,參觀星際企業集團準備的盛大表演。他們所謂的主會館或是集會場所,看起來非常像政治集會的場合。

大衛•威爾科克:這是你的直覺?

科里•古德:是的。那裡有很多椅子。有非常大的智慧玻璃類型的螢幕。就像是一個很多人的會堂,非常大的會堂。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房子裡有電視之類的嗎?有什麼可以收看的?

科里•古德:我沒看見。除非是可收納式的。我們走進去,介紹了一下,接著我們坐下來,然後盛大的表演就開始了。他們開始為我們展示各種不同的科技,那些基本上是他們跟外星人之間通過交易而來的科技。

大衛•威爾科克:星際企業集團代表自己做了發言嗎?還是他有同事跟他一起?

科里•古德:另外的同事。各人做各人的介紹。對於他們自己做的展示,他們感覺非常自傲。不同的飛船、飛船的不同零件、各種不同的東西。他們介紹非常多不同的科技,從微型產品到很大的產品。

大衛•威爾科克:有什麼東西讓你特別感到驚奇嗎?你不知道有這種東西存在,或是任何很酷、特別又沒想到的東西?

科里•古德:事實上沒有。除了我們正在打造的飛船,讓那些先進的外星人有興趣想從我們這裡取得的飛船。我們大老遠生產這麼先進的科技,結果是其他人要的?讓我最驚訝的事情是有位星際企業集團的代表說,我們在跟將近九百個不同的外星族群做日常交易。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很令人驚訝。

科里•古德:而且是日常交易。而非日常交易的還更多。

大衛•威爾科克:多到好幾千嗎?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知道大概涵蓋多少銀河系?還是只是一社區?

科里•古德:我不確定是打哪兒來的這些外星人。但想到我們太陽系外是個樞紐中心,作為能夠穿梭宇宙網的門戶,這裡就像是沙漠中的綠洲。這區域簡直是車水馬龍。大部分的人不會經過我們的太陽系,因為這裡似乎非常混亂。還有著奴役制度,多半他們不想淌這趟渾水。他們待在我們的太陽系外。他們照他們的旅程設定然後就離開了。但對於那些沒有道德感或是他們不覺得有害的,就會過來跟星際企業集團做交易。

大衛•威爾科克:當你看到這個盛大的表演前,有人已經跟你說過在大揭露發生後,這些科技都會交給人類?

科里•古德:是的,已經有人說秘密太空計畫聯盟被告知停止任何攻擊,星際企業集團不能再攻擊基礎建設,停止任何暴力。光是要吞下:"要更多的愛與寬恕,提升 你的意識"就已經夠他們頭大,這些對他們來說都是完全陌生的訊息。但要他們停止所有暴力,他們做到了。尤其是當他們發現所有的基礎建設都會在大揭露以後要 交給人類,成為《星際迷航》之類的文明基礎。

大衛•威爾科克:聽起來像很多古文明還有很多現代管道的傳統都說我們進入了一個偉大的黃金史詩時代。這是實現新時代的一個非常有趣和實際的方式。

科里•古德:是的,球形生物聯盟說:"別再破壞東西,別再摧毀所有的基礎建設,你正在摧毀歷經改變後正要交給人類的東西"。

大衛•威爾科克:岡薩雷斯中校跟他派遣的小隊,得知將近九百個不同的外星族群跟星際企業集團有固定貿易往來,很驚訝嗎?還是他們本來就都知道?

科里•古德:我應該是裡面最驚訝的。我通常是裡面最不知道狀況的一個。通常我不知道所有星際聯盟協會成員有的情報。

大衛•威爾科克:剩下來的時間裡,聽說你還發生一些不愉快的事件。你在這裡能說說它是怎麼發生的?

科里•古德:簡單的說,前面說到,我們可以帶一家人跟我們走。岡薩雷斯中校把選出來的家人門牌號碼提供後,直覺先知保鏢在搭列車回來的時候就說覺得不對勁了。我覺得好像掉了什麼,整個人跟之前不太一樣。家 人被護送前來我們的飛船內。我們看見家人時,直覺先知好像跟岡薩雷斯中校說了什麼。他的反應就像這樣……當我們上了飛船,門關上以後。他說:"你安全了, 一切都不會有事,你可以告訴我們了。我們知道你有一位家人失蹤了。"那家人是一對夫妻,一兒一女。那個父親的反應是:"你怎麼可能知道?"他說:"這幾位 先生有這個能力。告訴我們怎麼回事,我們會解決"。但那家人沉默不語。岡薩雷斯中校照他的火爆脾氣變得非常生氣。他跟他的兩名護衛離開了飛船。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一定跟那家人事先說過,你告訴他們那裡環境很好,一切都很幸福,否則你孩子會有事。"

科里•古德:而且你想要回來。因為協議上說好我們能提供他們一個處所。

大衛•威爾科克:避難所。

科里•古德:是的,庇護所。岡薩雷斯中校就離開了。簡單地說,接下來我知道的是飛行船員從船艙跑到前面說:"護衛正火速趕來,手持武器,我們該怎辦?"他們問我。

大衛•威爾科克:你在這艘飛行船上跟這家人一起準備離開時,岡薩雷斯中校企圖帶走他們另一個孩子,這些傢伙帶武器進來,顯然是要攻擊你們的飛船。

科里•古德:他們正火速趕來,準備包抄,從狹窄的通道過來。我看見他們,我問:"岡薩雷斯中校跟他們一起?"他們說:"沒看見他"。我說:"退後,開門"。他們立即採取防護措施消除所有可能協助敵人的情報資訊,清除出飛船。他們行動非常迅速。護衛隊來支開我們的護衛。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有對你大聲喊叫,要你雙手放後面,不然就要傷害你之類的?

科里•古德:他們很蠻橫的押送我們,但並沒有傷害我們的之類意圖。他們押送我們回到安全檢測區。我們進去的時候之前跟我們在一起的星際企業集團代表跟機構的首領在吵架。而星際企業集團的代表的等級比機構首領高很多。但這傢伙很生氣。

大衛•威爾科克:機構領導?

科里•古德:機構領導非常生氣。我們走到這面牆,現在有門了,之前沒有門。他們開門,裡面有個拘留機構。我們走進去。裡面關著很多人。這些地方就像監牢。裡 面人的手要像這樣,放進八角形的洞裡。他們護送我們一直走到底。每一間都有人。最後面有一間大的,岡薩雷斯中校跟他兩名直覺先知貼身護衛被送進那一間。他 們把我們送進去,包括飛行船的船員。岡薩雷斯中校說機構領導是個暴君,無法忍受在自己族人前面受到挑戰,情況變得不可收拾,我們就被拘留了。他的說法好像 結果會非常非常糟糕。

大衛•威爾科克:意思是說你們先被關一下然後就被處死?

科里•古德:聽起來是這樣。

大衛•威爾科克:或是先被折磨然後處死?

科里•古德:誰知道。他沒有說得很清楚。我們進去待了一會兒。接下來我們發現所有這些藍色光球穿過牆面出現在天花板。只有岡薩雷斯中校跟我能透過這個方式穿 越。其他的人、護衛以及飛行船員都開始往後退。他們有點措手不及。岡薩雷斯中校告訴他們準備要穿梭時空了,球體一個一個出現在我們周圍,我們穿過牆直接回 到我之前提過的那房間,有張桌子靠著牆的那間。由於我們以這種特殊方式回來,會議室裡響起了入侵警報。飛行船留在那裡。岡薩雷斯中校讓其他人去彙報,對我 說:"我們失去飛行船但至少人沒有傷亡。"他不知道我之後要去見藍鳥人或是我可以回家,但他得離開了。我脫下靴子、連身衣,穿上拖鞋,藍色球體又出現。我 說我準備好了,然後被帶回家。故事大概就是這樣。我的網頁上的故事比這長很多。

大衛•威爾科克:網上的人問說那家在那機構裡面的人是否跟你回來。

科里•古德:我們都不知道後來那機構和家人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完全不知道。

大衛•威爾科克:有些攻擊的評論說:藍鳥人為何不在乎這些奴隸?他們為何不救那些奴隸?未來他們可不可能會被釋放?

科里•古德:這又是另一個議題。有個計畫,當這些人被釋放時,他們會被帶到另一個地方接受修復,同樣的秘密太空計畫聯盟裡面的人也都會接受修復處理。這些人很多都不是好人,他們非常壞。他們會被帶往我們的盟友處先修復他們,再送他們回來。

大衛•威爾科克:非常謝謝你。你非常勇敢,經歷這一切而沒有放棄。感謝收看,這是《揭露宇宙》節目,我是大衛•威爾科克。後面還有更精彩的故事,感謝你收看。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