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一季第八集—國家之銀河聯盟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一季第八集—國家之銀河聯盟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一季第八集—國家之銀河聯盟





內容簡介:

科里.古德揭示了全球陰謀的這個秘密的太空計畫,是通過一個被稱為『國家之全球銀河聯盟』(the Global Galactic League of Nations)的跨國集團所隱瞞。

地球上的和平的幌子是通過北約和聯合國等組織去維持的。

科里解釋說,類似這樣的組織是有必要去安撫在其他方面地球受約束的國家,以及對新興的太空計畫保密。

下一集:揭露宇宙第一季第九集

揭露宇宙所有集數一覽表:揭露宇宙第一二三季


文字版本:


大衛·威爾科克:這裡是揭露宇宙,我是主持人大衛·威爾科克。和我在一起的是

科裡•古德,他在秘密太空專案中工作二十餘年,一九八七年離開,現在又以一種非常有趣的方式參與了進來。在以內部人員的身份走上前臺之後,有一個聯盟聯繫了他,聲稱自己願意將這激動人心不似現實的科技和太空專案的生活方式突破機密的阻礙將其帶回地球。寇里,歡迎來到本節目。

科裡•古德:謝謝。

大衛·威爾科克:在之前的幾集當中我們談論了太空項目的幾個派系,我們也在不同程度上分別解釋了它們。但我在心中回顧我們的記錄時,我意識到雖然我們將其寥寥數語帶過,我們卻從未細說過國家之全球銀河聯盟。

科裡•古德:沒錯。我總是說他們像是北約一樣的組織。

大衛·威爾科克:你總是說“像北約”。

科裡•古德:沒錯我記得。

大衛·威爾科克:那我們來挖一挖這個,來談論一下這個組織。我們現在知道史達林很清楚羅斯威爾實際是一架墜毀的飛碟,因為當時就是這樣宣佈的。然後突然之間美國政府說 :“那只是一隻氣象氣球。”

科裡•古德:這很容易搞錯。

大衛·威爾科克:我為《遠古外星人》做過幾期節目,我涉及到的那部分研究顯示史達林找人來翻看那些記錄。然後他們發現有人在西伯利亞挖出了一隻怪異的火箭,上面寫著梵文而且全是金屬製成的。那火箭他們沒有辦法在不損傷它的情況下把它挖出來,那是十九世紀末期,所以就把火箭重新掩埋了起來。而羅斯威爾的事情發生後,史達林顯然是把那火箭挖了出來。火箭非常先進,他們都不得其解,但顯然裡面還有個箱子。而那箱子裡裝滿了非常詳盡的太空飛船藍圖和圖表,該如何建造,還有空間站,非常棒的東西。也就是從那時開始俄羅斯人發展出了一樣被稱為宇宙儀的東西,也就是球狀的飛行器,你在點頭,你聽說過宇宙儀嗎?


科裡•古德:當然。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嗎?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你對它們有何瞭解?

科裡•古德:俄羅斯或者說蘇聯用此來擠入一些秘密的太空項目來參與其中。

大衛·威爾科克:宇宙儀是什麼?怎麼用的?看起來是什麼樣?

科裡•古德:它們是一種球體,金屬球體,宇航員乘坐其飛行在外太空。 人類進入太空 尤利•加加林 蘇聯第一個載人航天器,加加林乘坐的(PS這不是宇宙儀) 而我們的太空船看到它們,並且追蹤它們回到蘇聯。我們十分擔憂。這使我們和他們展開了更多的對話。

大衛·威爾科克:這些宇宙儀有多大?其中可以搭載多少名船員?

科裡•古德:尺寸各有不同。但我相信應該可以容納一至三人甚至更大的。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現在看一段視頻。有些觀眾也許看了會不適,年紀大一點的觀眾也許還會對此有親身的印象:挑戰者號太空梭升空爆炸。 你將看到的錄影是一個球狀的不明飛行器,拍攝者就是當年拍攝挑戰者爆炸的攝影師。你也會在錄影中看到挑戰者。 視頻中: 有人看到太空梭了嗎?那只是一朵雲,對不對? 你拍到了嗎? 拍到了。 不是雲,這東西要降落了。

大衛·威爾科克:寇里,我不知道你是否熟悉這個退役的湯姆•畢爾登中校,宣稱這個球狀物是俄羅斯的飛行器。他們以此在挑戰者升空時襲擊了它,而這是利用高科技的秘密戰爭——冷戰的一部分。他們這樣做是為了打擊美國,你是否聽說過這次事件?

科裡•古德:在這件事情發生前很久我們就已經同俄羅斯合作了,冷戰只是花招罷了。

大衛·威爾科克:就好像募集基金一樣嗎?

科裡•古德:是的,可以這麼說。但基層的人,底層的人對此非常投入。 這對他們來說是很真實的,但說到底蘇聯和美國更像是盟友。

大衛·威爾科克:最近這件事情才被解密,我在網站上寫了有關曼哈頓專案的事情後,有人在我那裡留下了這樣的評論。說美國的鈾儲備從未達到過足以製造原子彈的水準,而不夠的部分是從納粹德國那裡獲得的。這樣的事情會讓大家很生氣,因為我們從小就和這些死敵作戰,然後在二戰期間甚至是女人們都一起來製造炸彈。而希特勒所製造的威脅讓整個世界都為之驚恐,而你說這一切都是精心製造的大騙局嗎?

科裡•古德:總有那麼一天會有資料揭露真正的歷史,我們的世界到底是什麼樣的,大家都會驚呆的,而且很氣憤。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你是否覺得這就是蘇聯幾乎緊隨美國其後製造了原子彈的原因嗎?儘管美國宣稱這是一個機密的項目?兩國只是在背後交換秘密?

科裡•古德:說到根本,這些都是很底層的。他們已經在太空合作了,因為出現了不同的地外文明威脅。而他們通力協作,盡可能地和彼此合作,覺得我們可以保護地球對抗這些高度發達的地外文明,這是非常愚蠢的想法。但他們早在冷戰之前就在太空中組成了聯盟來保護地球。

大衛·威爾科克:你覺得這是否就是導致羅奈爾得•雷根做出那段臭名昭著的外星威脅會使全球統一演講的原因呢?

科裡•古德:是,我想可能是這個原因。但正如我所說,早在此之前我們就和一些本該是敵人的人成為了盟友。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來看一下羅奈爾得•雷根的那段視頻。 視頻中羅奈爾得•雷根:我在和戈巴契夫總書記私下討論時忍不住想到,你會忍不住停下來思考,我們都是上帝的孩子,不論我們住在哪裡。我忍不住對他說,在我們舉辦的會議中他和我的任務將會變得多麼容易。想一想如果突然之間宇宙中其他星球的種族前來威脅這個世界。我們都會忘記我們的國家之間這些小小的區域衝突。我們都會一勞永逸地發現我們所有人都是住在地球上的人類。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你說那些宇宙儀對太空項目來說是卑鄙而討厭的,那我們同蘇聯進行了多少合作?

科裡•古德:一開始的時候很少,但是之後不僅僅是蘇聯,全世界各國都發現了秘密太空專案。


大衛·威爾科克:是什麼時候發現的?

科裡•古德:在五十年代末期,六十年代早期,變得非常明顯,顯而易見。而且不僅僅是蘇聯,所有的大國都開始合作。

大衛·威爾科克:但那些小的國家們,現在他們也知道了,你要這麼堵住他們的嘴呢?他們想要成為拯救世界的一分子,參與到秘密太空項目中來。這些國家是否有派出情報組織來逮捕並拷問相關人員。也許是用非常激進的方式,通過不道德的手段獲取資訊呢?這是否也是事態的一部分?

科裡•古德:他們獲取資訊的手段非常多,其中包括……我們同這些國家都有協議,只要有不明飛行物墜落在這些國家,我們就可以派出自己的取回小隊。

大衛·威爾科克:這條約是多早簽下的?

科裡•古德:這條約從四十年代晚期到五十年代,六十年代開始。

大衛·威爾科克:這麼早嗎?哇。

科裡•古德:是的。我們在回收墜毀在這些小國的不明飛行物。所以他們無法隱藏這麼大的秘密,他們不需要拷打別人來獲取資訊。所以真相是他們組成了秘密太空項目,或者我最近一直將將這個專案稱作北約一般的組織。直到我參與了這樣的秘密太空專案的會議,會議上將這個組織稱為國家之全球銀河聯盟。而我覺得這個名字真的很古怪,國家聯盟,但名字是這樣的。

大衛·威爾科克:這是聯合國的前身,對嗎?這就好像是一戰後的產物,凡爾賽條約。

科裡•古德:沒錯。而我猜想這個組織就像是給其他國家的甜頭,讓他們不要聲張,讓他們感覺自己也參與到保護地球的過程中。還告訴他們地球面臨各種不同的威脅,而他們也可以一同來解決。為他們提供了基地和技術,但他們的基地完全是在太陽系之外的。

大衛·威爾科克:那麼這些國家中有哪些人幸運到參與到這個小世界中來呢?是選舉出的官員,比如首相、總統或是內閣大臣之類的嗎?

科裡•古德:我不確定這些國家裡有哪些人知道這件事,你能想像到的任何國家都在這個太空項目中參與過一二。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你是否認為某些人員會涉及更深一些,比如這些國家的高層情報人員、軍工企業。軍隊、高層軍隊人員、任期結束的官員和選舉出來的官員?

科裡•古德:是,還有很多科學家,似乎有許多科學家也牽涉其中。

大衛·威爾科克:那銀行家和統計學家,還有那些統治金融界的人呢?

科裡•古德:他們似乎在各行各業都有涉足。

大衛·威爾科克:那把你對此的瞭解全都告訴我們,你說是在五六十年代開始的,這個組織是怎麼找上這些人,他們又看到了什麼?他們是如何被帶離地球的?他們到底經歷了什麼?他們對此又瞭解多少?

科裡•古德:這個項目是最近才開始的,並不是從五六十年代開始的,那時候他們才剛明白是怎麼回事。我相信這個項目開始的時候是八十年代末期,甚至是到九十年代,還是相當新的項目。我也不太清楚他們被灌輸了什麼樣的理念,但我去過他們的一個基地。我在之前講基地的那一集裡也簡單描述過,但我們沒有說得非常詳細。

大衛·威爾科克:那我們現在來說你是坐飛行器去的,還是用傳送口去的?是用什麼方式前往的?

科裡•古德:很奇怪,我是用你聽說過的地下有軌電車系統。這種地下有軌電車穿過一個傳送口,然後我們出來就是另一個星系中一顆氣態巨行星的衛星上,然後就停下了。接著我們從電車上下來了。 美國內華達州小骷髏山美國空軍隧道掘進機照片1982年12月

大衛·威爾科克:停下的時候還在軌道上嗎?還是在房間裡?出來的時候,電車漂浮在一條軌道上。

大衛·威爾科克:我的太空項目內部情報人傑克布曾描述過類穿梭機的傳送系統。他說那速度非常快,很多人都懶得坐下來,你只需要站在那里拉住扶手然後就到了。

科裡•古德:我說的這種乘坐電車穿過傳送口,而大家也告訴我,我是唯一一個這麼說的。

大衛·威爾科克:我2009年、2010年的時候聽說過。

科裡•古德:說這太可笑了。大家都說我說的太可笑了,說從來沒有人說過這樣的話。

大衛·威爾科克:這是我從來沒有放到網上去的東西,這樣我就能區分出誰是知情人,而你剛確認了這一點。

科裡•古德:好吧。當我們出來時……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是漂浮在離地多少的地方?

科裡•古德:飄在……

大衛·威爾科克:飄在軌道上。好吧。

科裡•古德:離得並不遠,只是在軌道上方。

大衛·威爾科克:像是重力系統。

科裡•古德:就好像磁懸浮一樣。我們出來之後,我們出來時首先發現的是聽到了英文的廣播。

大衛·威爾科克:你能看到天空嗎,你是在室內嗎?

科裡•古德:不,首先我們像是在洞穴中一樣,就好像是岩洞一般,然後我們聽到了英文的廣播,只是廣播而已。

大衛·威爾科克:這是個熱帶衛星,長滿了茂盛的植物,還有水域和降雨嗎?

科裡•古德:我們此刻只能看到洞穴,還能看到人在走動。他們的肢體語言,他們兩兩走在一起,像是有四組,就是兩個人,然後跟著兩個或者三個人。很放鬆。他們看起來就是放鬆的樣子。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穿著短褲和人字拖嗎?

科裡•古德:不,他們穿著工作服,代表國籍的旗幟標識在肩膀上,就很像《星際之門亞特蘭蒂斯》裡描繪的一樣。

大衛·威爾科克:工作服是什麼顏色的?有沒有用不同的顏色來代表等級或是地位?


科裡•古德:不同的顏色,但藍色是標準。

大衛·威爾科克:什麼樣的藍色?

科裡•古德:我猜就是空軍常用的那種藍色。

大衛·威爾科克:淺藍色嗎?

科裡•古德:深藍色,皇家藍。

大衛·威爾科克:皇家藍,好的。你說他們身上有標識國籍的旗幟?

科裡•古德:有來自不同國家的不同旗幟。

大衛·威爾科克:你認出了其中哪些國家?

科裡•古德:大部分我都沒認出來。但之後我認出了諸如愛沙尼亞或是烏克蘭這樣的國家,還有……

大衛·威爾科克:拉脫維亞嗎?

科裡•古德:是的,這樣的國家。還有許多我從沒見過也認不出來的旗幟。

大衛·威爾科克:有中東的國家嗎?

科裡•古德:希臘。

大衛·威爾科克:摩洛哥,阿爾及利亞?


科裡•古德:這些國家的人也參與了,但我不記得看到過這些旗幟。我沒有看到好幾千人,我只看到一群人,只看到我看到的那群人。

大衛·威爾科克:有沒有非洲的國家,比如尼日利亞或是乍得,或是剛果或尼日爾呢?

科裡•古德:有一些看起來像是非洲人的人,但我並非是到處閒逛盯著別人的肩膀看。那就太惹人注意了,但這些人顯然是來自世界各地。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像南美,大部分五眼聯盟國,大的西方國家——新西蘭、澳大利亞、加拿大都在嗎?

科裡•古德:你能想到的都在。

大衛·威爾科克:哇。

科裡•古德:當我們……

大衛·威爾科克:你說他們看起來都很開心放鬆嗎?

科裡•古德:是的,這不像……

大衛·威爾科克:這和你以前描述的聽起來不是很一樣。

科裡•古德:嗯。我們去過的火星殖民地走動都有武裝衛隊護送。他們告訴我們不要和任何人有眼神交流,或是對話。那些人看起來很憔悴,壓力很大,很不開心,但這些人截然不同。我們從列車的平臺上下來,朝著有一堵有入口的巨大的金屬牆所堵住的洞口走去,那兒有安檢。我們朝右邊看過去,外面有一個巨大的洞穴口,看起來就好像是某種熱帶的環境。我們不同的時間去,天上各個地方有不同的衛星。

大衛·威爾科克:你記得一次見到幾個衛星?

科裡•古德:兩個。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它們看起來直徑要比月亮更大嗎?

科裡•古德:根據它們的位置看起來的確是更大。

大衛·威爾科克:它們的顏色不尋常嗎?或者說表面的紋理?

科裡•古德:是橙色的。

大衛·威爾科克:橙色的?

科裡•古德:其中一個看起來是橙色的。我不太記得另一個,因為我們總是看到它的一部分。

大衛·威爾科克:兩顆衛星是否有圓環或是諸如此類的東西呢?

科裡•古德:沒有。

大衛·威爾科克:你能看到那顆衛星圍繞的氣態巨行星嗎?

科裡•古德:我沒有看到那顆氣態巨行星,但別人告訴我是圍繞著一顆氣態巨行星在轉,但那兒有一個奇怪的藍色發光的水池。如果你直接看出洞外,在左邊有一個奇怪的藍色發光水池,還有一個小小的瀑布傾瀉下來。

大衛·威爾科克:就好像是石頭砌的嗎?像是自然的石頭嗎?

科裡•古德:看起來都很自然,不是人造的,像是……

大衛·威爾科克:但藍色聽起來像是人造的,不是嗎?是不是有奇怪的閃光?

科裡•古德:我覺得對那個星球來說很自然。

大衛·威爾科克:自然界中古怪的東西。

科裡•古德:而且水面上非常近的地方漂浮著一層蒸汽,外面有人談笑著在水中消遣玩樂。

大衛·威爾科克:這和《星際傳奇》裡不一樣,沒有長尾巴的可怕生物冒出來。這是個非常安全快樂的地方。

科裡•古德:沒錯。他們在水中玩樂消遣。

大衛·威爾科克:周圍有沒有太陽椅或是毛巾之類的東西?人們……

科裡•古德:有毛巾和泳衣,而且他們跳入水中,游來遊去,從水中出來……

大衛·威爾科克:大家在一個太空項目的殖民地玩嗎?

科裡•古德:是的,玩得很高興。然後緊接著左邊有一面很高的牆,你走進去才是真的研究基地,大家都進去做維修。

大衛·威爾科克:在修什麼樣的裝備?

科裡•古德:某些使用在測試中的實驗器材,每次都不一樣,是非常特別的裝備,通常是星際企業集團製造的。不論是星際企業集團或是被派往科考船的科學家都是相當熟練的。

大衛·威爾科克:這地方有什麼特別的?你被告知那是在我們的太陽系之外嗎?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那這裡有什麼特別或是有價值的地方嗎?是接近另一個種族生活的星球嗎?還是有戰略上的重要性?

科裡•古德:小道消息是說那是在七姐妹星團(昴宿星)中。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嗎?

科裡•古德:我們有些人不信,但說法是這個樣子的。但出於某些原因七姐妹星團似乎成了解釋一切的通用說法。這個是七姐妹星團的,那個是七姐妹星團的,七姐妹星團,所以這個地方也成了七姐妹星團的。好吧,這個也是。所以說法是這樣的,但沒人知道這到底是哪裡。鑒於七姐妹星團中有七顆星等很高的恒星,全都彙集在一小塊太空中緊靠著彼此。 昴宿星團

大衛·威爾科克:我聽說這個星團不僅僅是這個大小。

科裡•古德:是的,正如我所說,有七顆肉眼可見的星等超過二等的恒星。

大衛·威爾科克:你是否熟悉七姐妹星團中的這些恒星來判斷自己是否在七姐妹星團呢?因為附近的那些恒星它們會不會比我們在太陽系中所看到的恒星要大呢?

科裡•古德:說到你所在位置的視角,假設你在七姐妹星團,你抬頭看天。 你看到的是全新的星座,看起來全都不一樣了,因為你的參照系都不同了。完全沒有辦法判斷出你自己到底在哪裡,即便是那些書呆子,沒有合適的設備也不知道。等你到一個新的地方,如果之前並不知道你要被派到哪裡去,或者說沒有合適的裝置,你是無法知道你身在何處的。

大衛·威爾科克:那我這樣來問你,只是打個比方你去了一個雙星系統。

科裡•古德:大部分都是。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你在星球上面在天空中看到的是兩個太陽嗎? 電影《星球大戰》中有兩個太陽的劇照

科裡•古德:這取決於這個雙星系統的關係。但是沒錯,你可以看到遠處有一顆暗淡的星星。

大衛·威爾科克:但不像某些電影中那麼大,不像我們看到的那樣嗎?依然是相當遙遠暗淡的嗎?

科裡•古德:有些雙星靠得相當近,但這些恒星越是接近,互相繞著旋轉的速度越快,這個星系也就越活躍。會有生命居住的星系,那些恒星會分得更遠,彼此牽引著。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再回頭說說那基地。你走進這個封閉的人工洞穴後,其中是否有一些看起來很酷或是很未來感的東西。來幫助這些人覺得自己身處一個非常先進的地方,或者說還是相當普通的,除了你剛看到的發光水池?

科裡•古德:他們有很多星際企業集團製造的新工具和玩具。我覺得他們拿到了很多新東西,那些科技產品説明他們感覺幸福。他們似乎在做很多研究,許許多多的研究,這些人……這是個很羞辱人的說法,但這些科學家會被人稱作書呆子。別人會說他們像呆子一樣,但這些人顯然都是科學家或工程師,或大部分都是科技人員或是工程師。

大衛·威爾科克:你在那裡走動的時候最多看到了多少人?

科裡•古德:剛出來看到了大約三四十人,而且沒有很多安保人員,沒有看到很多人持有武器。只是很放鬆的一個環境,他們不論在哪裡,都感覺很安全。那種能量和感覺,直覺上所有人都不焦慮也不衝動。他們感覺很幸福,感覺自己在做重要的事情。那裡有一種幸福感,非常放鬆。

大衛·威爾科克:節目還剩下五分鐘,我就很快地問你幾個問題來給節目收尾。你有沒有看到有什麼機庫裡面停放著不尋常的飛行器可以用來乘坐的?

科裡•古德:有機庫,但我們沒去。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是否有陸用車輛,可以用來從這個洞穴出發前往衛星的其他地方呢?

科裡•古德:我沒有看到而且我也沒看到軌道。裡面有一些使用電池的卡車,小小的卡車,開來開去,在某個區域之中,上面裝著塑膠箱。

大衛·威爾科克:那衛星上有大氣嗎?有嗎?是否可以用來呼吸呢?

科裡•古德:當然。大家都可以走動到洞穴的入口之外。那還有蔬菜。

大衛·威爾科克:洞穴外有蔬菜嗎?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不是顆酸性的衛星,說到衛星我們通常想到的都是大大的沒有生氣的天體。

科裡•古德:不是,許多適合居住的球體都並非是位於恒星宜居帶中的行星。它們都是具備一定密度和尺寸的衛星,圍繞著一顆氣態巨行星,在氣態巨行星的某些軌道中運行具備一定的密度和尺寸。那顆氣態巨行星同恒星的距離隨便是多少都可以。

大衛·威爾科克:在這些衛星上看那顆氣態巨行星會有多大?尺度是多少?會是大得能填滿大半個天空,還是說比起這樣距離其實更遠?

科裡•古德:我只能猜了,我沒有親眼看到。

大衛·威爾科克:有些木星的衛星,如果你在那上面時你看到的木星是非常大的。如果住在這樣的地方就很有趣了。

科裡•古德:是的。我相信宜居的衛星比起一般的衛星要大一點,距離還要遠一點,比圍繞著木星或是土星的衛星軌道還要遠一些,因為如果距離木星很近那就要應對潮汐力。 電影《木星上行》木星場景劇照

大衛·威爾科克:那些人都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他們在準備什麼?任務是什麼?目標是什麼?

科裡•古德:他們知道的是,他們要想出科學和技術來幫助地球防禦或是準備應對外在的外星文明威脅。就好像我們聽到的雷根總統所說的,而那段雷根總統的視頻也許就是說給這群人聽的。

大衛·威爾科克:聽起來是這樣的,所以他們主要是努力建立一個拯救地球的立足點,不使之為外在威脅所害嗎?

科裡•古德:我不知道他們是否在建立立足點,但我覺得他們是在進行科研和技術研發,而且他們很有信心這將會幫助人類保護地球。

大衛·威爾科克:你覺得他們對外星文明有多少瞭解?他們是一無所知嗎?他們是否和軍隊一樣聽到的都是,人類的命運在你們手中,其他的一切都是落後的,但還有一些東西我們不知道,而等它們出現時我們要保護自己?是像這樣的話嗎?

科裡•古德:這一切發生以來,以我的發現這些人都被嚴格劃分開來。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他們不知道全域上究竟是什麼情況嗎?

科裡•古德:他們知道一部分的情況,但他們不知道其他的項目。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就好像是太空項目的蘑菇叢一般。

科裡•古德:資訊分區處理。在不同的級別和區域說的謊都是不一樣的,每個區域的人都被告知你是最頂層的人了。你是地球的矛尖,你應該為你所做的一切非常驕傲,沒有人比你瞭解得更多了,你非常非常特別。你比地球上任何人知道的都要多,每個區域中的每個人都被告知同樣的話,而他們都相信。

大衛·威爾科克:看來這種方法用來消滅反對意見很完美,給他們一點甜頭然後說:“來,這是你的甜頭。現在去這個衛星上別的地方,別打擾我們了。”你都已經聽到了。我們是揭露宇宙,非常震驚的消息。還有更多的情報會繼續帶給大家,一共有五十二集,在此之後也許還有更多。所以每週你都會聽到這樣奇妙的東西,請繼續收看。我是主持人大衛·威爾科克,非常感謝大家的觀看!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